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昌松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北京市慕公律师事务所主任。曾当10年军医,做过8年法官,现又有近10年律师经历。当过《中国律师》杂志特约撰稿人,做过《解放军生活》等杂志的专栏作者,爱写点法治时评,在法制日报、新京报、南方周末等报刊发表法治时评文章数百余篇。

网易考拉推荐

人民日报对民法总则草案解读错了  

2016-06-27 05:05:1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人民日报对民法总则草案解读错了

 

正在召开的全国人大常委会上,千呼万唤的民法总则草案终于出炉,这是民法典中最重要的一部分,它将统摄未来民法典的全篇。人民日报也以《民法总则草案出炉,这7大变化将直接影响你的生活》为题,对此作了报道。记者解读的第一大亮点,即为草案的第十六条:“涉及遗产继承、接受赠与等胎儿利益的保护,胎儿视为具有民事权利能力。但是,胎儿出生时未存活的,其民事权利能力自始不存在。”但在解读中,记者明显将“民事权利能力”与“民事权利”一词弄混淆了。

人民日报的报道称:“民法总则草案认为,自然人的民事权利能力始于出生,胎儿尚未出生,原则上不具有民事权利能力。但为保护胎儿的遗产继承、接受赠与等权利,有必要在需要对胎儿利益进行保护时,赋予胎儿一定的民事权利。” 最后四个字“民事权利”,应是“民事权利能力”之误。“民事权利能力”与“民事权利”只有两字之差,前者在形式上还完全包括后者,再者却是有一定联系却差别甚巨的不同术语。应该说,记者这一弄混带有一定的普遍性,就连学法律的人,一不小心也会使用错。


人民日报对民法总则草案解读错了 - 刘昌松 - 刘昌松的博客

一、民事权利能力是个什么东东

民事权利是个相对具体一些的民法概念,是自然人、法人等民事主体实际享有的受法律保护的某种具体民事利益,它包括财产权利和人身权利,其中财产权利又包括物权(所有权、用益物权和担保物权)、债权(合同债权、不当得利债权、无因管理债权、侵权损害赔偿债权)等,人身权又包括人格权(生命权、健康权、姓名权、肖像权、名誉权、隐私权等)和身份份(亲权、亲属权、配偶权等)。此外,民事权利中还有一种既包括财产权又包括人身权的两栖性权利,例如知识产权等。民事主体无论享哪种民事权利,都是享有法律所保护的某种实际的利益,这些利益都是很具体的。

民事权利能力则是一个非常抽象的概念,平时口语中很少用到,确实值得多说几句。法律一般也不为该术语下定义,但条文中往往隐含其义。《民法通则》即这样规定,“公民从出生时起到死亡时止,具有民事权利能力,依法享有民事权利,承担民事义务”。这里即隐含:公民的民事权利能力是公民从出生到死亡都一直具有的依法享有民事权利和承担民事义务的“东西”。这个“东西”,理论上一般用“资格”或“前提”来代替。就是说,民事权利能力,是公民依法享有民事权利和承担民事义务的资格或前提。

有了“民事权利能力”这个前提或资格,公民才能实际享有具体的民事权利和承担具体的民事义务;但光有这个资格和前提,还不一定能享有某项具体的民事权利。例如一个婴儿刚刚出生,医生正在手术台上为他剪脐带,因其已经出生,民事权利能力肯定是有了,但他还是赤条条的孑然一身,在财产上一无所有,不享有某项具体的财产权之民事权利;但他已经有了取得财产权利的资格,比如一个海外的亲戚立即电子汇款给他父母账户100万美元,并且指名送给这名刚出生的婴儿,那么,该婴儿立即便享有了该100万美元现金的银行债权,成了一名百万富翁。

民事权利能力,同“民事主体资格”几乎是同一词。法律规定,“公民从出生时起到死亡时止,具有民事权利能力”,就是指公民整个一生,不附加其他任何条件,都是一个能享有民事权利和承担民事义务的民事主体,都具有民事主体的资格。法律还进一步规定,“公民的民事权利能力一律平等”,不允许有“上等公民”和“下等公民”之分,这是宪法所规定的“公民在法律面前一律平等”原则在民法中的体现。历史地考查一下,可能有助于更好地理解“民事权利能力”这一概念,例如在古代,奴隶就没有权利能力,不具有民事主体的资格,无权利进行民事交往,他只是奴隶主的一项财产,是奴隶主支配的客体和对象,奴隶主可以将其买卖、赠与、杀掉等,没有任何后果。

二、民事权利能力与民事权利有哪些区别

仔细比较一下,民事权利能力同民事权利之间可找出四点区别:

一是表现的利益形态不同。前者是指享有民事权利的前提和可能性,而不是指实际享有某种利益,后者则是指实际享有某种利益的现实性。通俗地讲,前者是林中之鸟(林中无鸟也难以捉到手中,让手中有鸟),后者是手中之鸟(实际上已经拥有了鸟)。

二是体现主体意志与否不同。前者在本质上就是民事主体资格,它由法律赋予的,不由主体意志决定,后者本质上是一种自由,当然可由主体的意思决定。现代法律赋予自然人从出生到死亡都有民事权利能力,从根本上保障人一个人不被另一个人奴役的可能。但某项具体的民事权利,民事主体想取得不想取得,有自己的自由。

 三是能否转让和放弃不同。前者既然不体现主体意志,主体当然不能决定转让、不能放弃;后者除法律另有特别规定的以外,一般都可以转让或放弃。试设想一下,一个人如果能够抛弃民事权利能力,是一件非常可怕的事情,因为没有了民事权利能力,民事权利就无法享有,此之不存,毛将焉附?生命权也没有了依附的地方而不复存在,任何人杀害该自然人、伤害该自然人都无须承担责任,该自然人便无法生存。当然,自然人想要放弃自己某项具体的民事权利,是没有问题的,哪怕生命权也可放弃,不再治疗而死、自然而死,就是处分自己的生命权。连生命权都可以依自己的意志处分,其他民事权利更不再话下。

四是否包含义务因素不同,前者既包括享有民事权利的资格,也包括承担义务的资格,甚至可以说,既可以称民事权利能力,也可以称民事义务能力,只是从权利本位考虑,才称为民事权利能力; 后者称“民事权利”就是与民事义务相对的东西,当然不包括“民事义务”。就是说,民事权利能力包含民事义务因素,而民事权利不包括民事义务因素。

最后回到人民日报的报道上来,再看看前面提到的那句话——“为保护胎儿的遗产继承、接受赠与等权利,有必要在需要对胎儿利益进行保护时,赋予胎儿一定的民事权利”。记者这句话的意思当然是想说,为保护胎儿遗产继承、接受赠与等某些具体的民事权利,法律有必要赋予胎儿一定的“民事权利能力”,以让其有资格在继承、赠与等法律事实发生时,能够实际取得遗产、接受赠与物的所有权等民事权利。也就是说,记者该句话中的“民事权利”应是“民事权利能力”之误。

三、民法总则草案关于胎儿民事权利能力的亮点在哪

草案的第十六条规定,“涉及遗产继承、接受赠与等胎儿利益的保护,胎儿视为具有民事权利能力。但是,胎儿出生时未存活的,其民事权利能力自始不存在。”胎儿的利益,主要涉及到继承、接受赠与,但也不限于此,还包括很多方面,例如胎儿随着母体,遭受他人以药物、烟酒、不洁性交、车祸、辐射,噪声、医疗失误等媒介侵害因素,导致胎儿出生后畸形、残障、患病等身体健康受损获得赔偿等利益。可以想见,待草案通过后,最高法院还会通过司法解释,将胎儿受保护的利益大大加以扩展。

那么,草案该条规定同现行法律比较起来,亮点究竟在哪里呢?

我国现行法律只是规定,“公民(自然人)从出生时起到死亡时止,具有民事权利能力,依法享有民事权利,承担民事义务”。(《民法通则》第9条) 该法条的弦外之音是,胎儿因其尚未出生,不具有民事权利能力,即不具有享有民事权利(包括承担民事义务)的主体资格。这样,一旦胎儿随着母体,遭受他人车祸、医疗失误等侵害,导致胎儿出生后畸形、残障、患病等身体健康受损,或胎儿父亲遭受侵权死亡,出生后丧失了父亲一方的抚养,都无法以自己的名义,以自己的人身权利受到侵害为由,来主张损害补救之权利。换句话说,现行法的该条规定,使得他还不看成是法律意义上的一个“人”,不能谈他的权利、他的义务,他的诉求,他的主张。现行法在遗产分割上保护胎儿的利益,算是唯一一个例外。继承法规定:“遗产分割时,应当保留胎儿的继承份额。胎儿出生时是死体的,保留的份额按照法定继承办理。”(第28条)但这只是在继承问题上如此处理,不能类推到其他方面,让胎儿在涉及到自己任何权利都能一体地具有权利能力,获得法律保护。

民法总则草案的上述规定,正好弥补了现行法的这一重大缺陷,能使得涉及胎儿的一切利益,只要胎儿出生时是活体,法律都一概给予保护,相当于“他”已经出生一样,具有主张权利的主体资格。胎儿甚至可以以自己的名义向法院提起诉讼(以某某某之胎儿还是其他什么称谓,暂且不知),来维护自己的利益。可见想见,草案通过后,我国胎儿利益的保护将会获得前所未有的发展。

 

  评论这张
 
阅读(129)|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