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昌松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北京市慕公律师事务所主任。曾当10年军医,做过8年法官,现又有近10年律师经历。当过《中国律师》杂志特约撰稿人,做过《解放军生活》等杂志的专栏作者,爱写点法治时评,在法制日报、新京报、南方周末等报刊发表法治时评文章数百余篇。

网易考拉推荐

胎儿利益的法律保护  

2016-06-24 21:04:5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胎儿利益的法律保护

胎儿,是指自然人从受精卵着床到出生这一时段的生命体。胎儿在法律上的地位很特殊,他还不是一个民事主体,不能以自己的名义从事民事活动,但他迟早要出生的,法律的阳光理应照耀到胎儿的身上。因此,胎儿可能涉及一系列法律问题,有必要进行厘清。

一、依现行法律规定,胎儿尚未出生,还不是法律意义上的“人”,除在分割遗产时保留其份额外,其他利益未作出界定,有些法院对胎儿利益不予保护,难以指责其错判

案例1:车祸致身怀六甲的孕妇当场死亡,腹中6个月的胎儿未能幸免于难,胎儿能否获赔成为案件争议焦点。峡江县法院审结这起机动车事故责任纠纷案,判决被告赔偿原告损失合计27万余元,但驳回了原告关于胎儿死亡索赔14万余元的请求。(2013-08-29 大江网-江南都市报 http://jiangxi.jxnews.com.cn/system/2013/08/29/012604694.shtml

案例2:家住曲靖的货车驾驶员戴某由昆明往曲靖方向行车途中,因超速和违反右侧通行,与停放在公路外的杨某货车上所装载的管桩相撞,造成戴某当场死亡。经交通事故认定,戴某负事故主要责任,杨某货车所载管桩伸出占道2.6米,承担事故的次要责任。法庭开庭审理时,戴某的妻子已怀有身孕5个月,其要求判令杨某赔偿尚未出世胎儿至18岁的抚养费一项有争议。云南省马龙县法院审理后,认定胎儿因不具备民事主体资格而不具有索赔权,判决驳回了戴妻对胎儿抚养费的请求。

http://www.chinacourt.org/article/detail/2007/09/id/267226.shtml

法院上述判处结果,都是有法律依据的,很难说他判错了。我国现行法律规定,自然人从出生时起到死亡时止,具有民事权利能力,依法享有民事权利,承担民事义务。(《民法通则》第9条) 该法条的弦外之音(即法律条文之外或相反所表达出的意思,理论上称之为反对解释)是,胎儿因其尚未出生,不具有民事权利能力,即不具有享有民事权利(包括承担民事义务)的主体资格。这样,一旦胎儿随着母体,遭受他人以药物、烟酒、不洁性交、车祸、辐射,噪声、医疗失误等媒介侵害因素,导致胎儿死亡或者出生后畸形、残障、患病等身体健康受损,或胎儿父亲遭受侵权死亡,出生后丧失了父亲一方的抚养,无法以自己的名义,以自己的人身权利受到侵害为由,来主张损害补救之权利。换句话说,现行法的该条规定,使得他还不看成是法律意义上的一个“人”,不能谈他的权利、他的义务,他的诉求,他的主张。

现行法在遗产分割上保护胎儿的利益,算是一个例外。法律规定:“遗产分割时,应当保留胎儿的继承份额。胎儿出生时是死体的,保留的份额按照法定继承办理。”(《继承法》第28条)但这只是在继承问题上如此处理,不能类推到其他方面,胎儿一体具有权利能力。

二、我国司法实践对不利于胎儿保护的现行立法有诸多突破,正在编纂中的民法典,拟给予胎儿准民事主体的法律地位,以便全面保护胎儿利益

如上所述,我国现行法律的规定,非常不利于充分保护胎儿的利益。机械适用现行法律,会导致极不公平的判决,像上述的案例1和案例2。案例1中胎儿的生命利益瞬间丧失,损害后果严重,侵害行为与损害后果之间的因果关系也至为明显,法律不予保护明显不公。因此,我国不少法院的判例,根据基本法理,突破了现行法律的规定,给予了胎儿利益以实际保护。

案例320051221日晚11时左右,被告司机尚建军驾驶一辆货车将步行横穿公路的原告王国富撞伤,后鉴定为八级伤残。交警认定尚建军负事故的主要责任,王国富负事故的次要责任。在诉讼中,原告之妻于2006326日生下一男孩。为此,原告又在原请求赔偿数额的基础上追加被抚养人生活费16302元。被告认为在事故发生时,原告的儿子尚未出生,不具有公民资格,不享有民事权利,所以原告要求追加被抚养人生活费的主张不应得到支持。审理该案的河南内乡县法院认为,孩子出生以后,原告王国富对孩子进行抚养是其的法定义务,因此,被告人的行为导致原告健康受到伤害,理应赔偿原告对孩子的抚养费之诉讼请求,遂判处支持了该项赔偿。

http://www.chinacourt.org/article/detail/2007/09/id/267226.shtml

案例3中,实际上将事故时尚未出生的人当作已经出生的人来进行保护,把他看成是侵权时已经出生的“被抚养人”。

其实在我国台湾地区,其民法关于胎儿利益保护的规定相当先进。它规定:“胎儿以将来非死产者为限,关于其个人利益之保护,视为既已出生。”世界许多国家都有类似的规定。正因为我国大陆现行立法存在缺陷,正在起草的民法典总则部分,借鉴立法先进的国家和地区之做法,拟规定,“凡涉及胎儿利益保护的,胎儿视为具有民事权利能力;胎儿出生时为死体的,其民事权利能力视为自始不存在”。

三、刑法涉及胎儿利益的法律保护

《刑法》规定,审判的时候怀孕的妇女,不适用死刑。(第18条)刑法上述规定,表面上是怀孕妇女受益了,但立法的出发点和目的不是为了保护怀孕的犯罪妇女,而是为了保护胎儿,因为胎儿是无辜的,不能同母亲一起连带遭受死刑处置。

实践中,有妇女在羁押期间怀孕后自然流产了,到审判时不再是怀孕的妇女,是否适用死刑呢?最高法院关于对怀孕妇女在羁押期间自然流产审判时是否可以适用死刑问题的批复》(法释【199818号)对刑法的上述规定作了扩大解释,怀孕妇女因涉嫌犯罪在羁押期间自然流产后,又因同一事实被起诉、交付审判的,应当视为‘审判的时候怀孕的妇女’,依法不适用死刑

若有人基于对孕妇十分严重犯罪的痛恨,或以落实计划生育政策的名义,故意对孕妇实施人工堕胎手术,让其成为审判时不再是怀孕的妇女,能否适用死刑呢?依“举轻明重,举重明轻”的当然解释,自然流产的妇女尚且不能适用死刑,强制人工流产的妇女,更不得适用死刑。最高法院1991年对广东高院的电话答复意见中即表达了该观点。实际上还可进一步作扩大解释,死刑执行前发现罪犯是怀孕的妇女,也不得执行死刑。最高法院关于适用《刑事诉讼法》的解释即有该规定,执行法院发现死刑犯怀孕,应暂停执法并立即层报到最高法院(第418条),最高法院确认罪犯怀孕的,应当改判(第422条)。所谓改判,当然是改判为无期徒刑而不是死缓,因为死缓也还是死刑,还保留着执行死刑的余地。

司法解释的扩大解释,使得试图用各种手段让羁押的怀孕妇女流产而达到适用死刑目的的想法和努力,都将被遏制住。实践中有死罪妇女与看守警官通奸而怀孕,同样不能适用死刑,当然,看守警官的行为应当按渎职进行追究。

四、其他法律涉及胎儿利益的保护规定

1、劳动法上涉及胎儿的保护规定。

《妇女权益保障法》规定,任何单位不得因怀孕等情形,降低女职工的工资,辞退女职工,单方解除劳动合同或者服务协议。但是,女职工要求终止劳动合同或者服务协议的除外(第27条)《劳动法》中也有相应的规定(参见第29条、第26条、第27条)。《劳动法》还规定,不得安排女职工在怀孕期间从事国家规定的第三级体力劳动强度的劳动和孕期禁忌从事的活动。对怀孕七个月以上的女职工,不得安排其延长工作时间和夜班劳动(第61条)。

表面上看,这是保护女职工的利益;深层次看,这也是保条护胎儿的利益,使得胎儿母亲能够安心孕育胎儿,从而保障胎儿健康成长。

 2、婚姻法上涉及胎儿的保护规定。

 婚姻法规定,女方在怀孕期间,男方不得提出离婚。女方提出离婚的,或法院认为确有必要受理男方离婚请求的,不在此限(第34条)。这是婚姻家庭法对胎儿利益的保护,怀孕期间,胎儿母亲面临离婚威胁,可能产生的焦虑,不利于胎儿的生长发育。但是,胎儿母亲认为维持婚姻状态心情更糟糕,更不利于胎儿的成长,胎儿母亲主张离婚,是没有法律障碍的。

        3、继承法上涉及胎儿的保护规定。《继承法》规定,“遗产分割时,应当保留胎儿的继承份额。胎儿出生时是死体的,保留的份额按照法定继承办理。”(第28条)遗产分割,是将遗产实际分配到各继承人手中,让各继承人分别所有。遗产分割时,胎儿尚未出生,尚不能作为独立的民事主体参与继承,但法律考虑胎儿的实际利益,将其作为一名潜在的主体看待,要求继承人将胎儿应继承的份额保留下来,看胎儿出生时是活体还是死体再作处置。若胎儿出生时是活体,则由出生后的婴儿直接取得保留的遗产份额; 若出生时是死体,保留的遗产份额按法定继承再行在继承人中依法分割。
  评论这张
 
阅读(85)|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