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昌松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北京市慕公律师事务所主任。曾当10年军医,做过8年法官,现又有近10年律师经历。当过《中国律师》杂志特约撰稿人,做过《解放军生活》等杂志的专栏作者,爱写点法治时评,在法制日报、新京报、南方周末等报刊发表法治时评文章数百余篇。

网易考拉推荐

手机视频事件:民女句句在理,民警字字耍横(视频对话完全解读)  

2016-06-11 21:04:5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手机视频事件:民女句句在理,民警字字耍横

 

昨天上午,一则视频在网络流传。视频中,一名身穿警服的男子一边开车,一边与车后座两名因没带身份证而被强制传唤的女子争吵,该名男子言辞激烈,并不时出现侮辱性词句,副驾驶位置上亦有一名男子偶尔帮腔。该车前后座之间用铁丝网隔开。记者从当事民警所在的深圳市公安局宝安分局获悉,女子被带到派出所后,一个多小时后放回。目前当事民警已被停职,马上要到学习班参加学习,等候进一步处理,而宝安分局局长周兆翔也对事件中的两名女子作了道歉。(611日《新京报》)


手机视频事件:民女句句在理,民警字字耍横(视频对话完全解读) - 刘昌松 - 刘昌松的博客

从视频对话中可感觉到,两名女子语气平和,句句体现了其知法守法、讲法讲理的优良品质,还表现了其有证据意识,试图通过对话还原被带上警车之前的事实之机智;而穿警服男子说话语气凶狠放肆,极尽侮辱之能事,字字体现其专横无知和对法律规定的一知半解、似是而非。

 

下面将全部对话分成三小段,逐段逐段作一简要分析。


女孩:好好好,可以可以可以,我陪你到底。你打了我,我跟你说。

警察:可以,没问题,你去告我打你,我还要铐你呢,我告诉你,我还要关你。

女孩:我们就过一个马路,你就这样强行带我们俩去派出所。

警察:我告诉你,警察盘查我在执行公务,我在执法我不在服务,这是第一个我告诉你。第二个我现在觉得你可疑,你必须配合。第三个别那么罗嗦,你到队里面再说。

女孩:我就说了一句我没带身份证,你就说一大堆过来了。

警察:是,我这里有全程录像你放心好了,我说一大堆过来。我已经表明了身份,在盘查。

女孩:表明了身份,你也没有拿警官证啊,现在穿的警服的人多了去了。

警察:你不懂法律,你就不要在这胡说八道。

 

对话体现了女孩的机智,刚才警察打人明显不对,而事后去投诉,无凭无据,很难成功,现正好通过视频对话,可还原该事实。对话反映,警察间接承认了打人,还一副打了你又怎样,你去告好了的傲慢嘴脸,还恶狠狠地对女孩表达,打你算什么,我还要铐你、关你,对公民极尽威胁恫吓之能事。

女孩通过视频对话,还原了当事警察执法的原由:她们仅仅只是正常过马路,警察让她们出示身份证,她们称没带身份证;警察教训她们一大通,她们怀疑其是否为真警察,反过来要求警察出示警官证;警察可能说,他一身制服就是证件,不予出示。由于警察“权威”受到挑衅,两女孩才遭到强行带往派出所的“礼遇”。

在警车上,两女孩进一步同警察说理,不能仅仅凭一身警服来证明警察身份,现在保安等人也穿警服,穿警服的人多了去了。对话反映,两女孩有着法律直觉——只是过马路,只是未带身份证,而没有任何违法行为,警察不应将其强行带去派出所;执法必须出示执法证,不能凭警服证明,否则,公民当然有权拒绝。这些都表明,两名女孩有着很强的法律观念。

而警察的言语表明:一是执法不是服务,别同警察讲什么文明服务;二是警察觉得你可疑你就是可疑,不容执法对象质疑;三是警察执法无论是否出示证件,公民只有服从的义务,而没有叫板的权利;四是一副不听取申辩解释的姿态,还回头指责女孩不懂法、胡说八道;五是承认了自己是在执行“盘问”(而带回派出所叫继续盘问),承认就好,法律对其有严格的限定条件,可以对照对照;六是承认自己有全程录像——很好,别到时又说执法记录仪坏了。

该事件还提出了一个普遍而严肃的问题,即警察能否无缘无故地对过往行人进行盘问,能否随便将人带到派出所继续盘查?

法律对此规定得非常明确。《人民警察法》指出,为维护社会治安秩序,公安机关的人民警察对有违法犯罪嫌疑的人员,经出示相应证件,可以当场盘问、检查;经盘问、检查,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可以将其带至公安机关,经该公安机关批准,对其继续盘问:(1)被指控有犯罪行为的;(2)有现场作案嫌疑的;(3)有作案嫌疑身份不明的;(4)携带的物品有可能是赃物的。(第9条)

可见,本事件中两女孩的法律直觉和法律意识完全正确,警察只能对有违法犯罪嫌疑的人进行盘问,而出门未带身份证,只是不方便出行办事,本身并不违法。需要指出的是,孙志刚事件之前,我国有些立法确实是义务本位的,出门带身份证成为义务,未带身份证确有可能被收容遣送;孙志刚事件后,国家废除了相关法规,新的立法变成了权利本位,公民带身份证不再是法定义务,相反,公民忘带身份证乘坐火车、飞机,公民还有权利要求警方义务地现场办理临时身份证,以方便公民出行,更不能对公民按违法对待,带到警署进行处理。

在这里,法律也明确规定,警察即使对违法犯罪嫌疑人进行当场盘问,也应是先出示证件,然后才可可盘可问。言外之意,警察不亮明身份,公民无从知道他是谁,当然有权拒绝接受盘问、检查了。

将公民带到警署继续盘问,法律要求更为严格,除了应经公安机关批准之程序限制外,还需要有一定证据证明该公民确有违法犯罪嫌疑之实体要求——或有人站出来指控其有盗窃、抢劫等犯罪行为;或其现场作案,被逮了个正着;或怀疑其有某方面作案嫌疑而身份不明(而不是单纯的不出示身份证,身份不明);或者发现其携带的物品可能是脏物。总而言之,绝不允许警察无缘无故地对公民进行盘查。

警察权事关公民人身自由,必须有严格的限制,不得随意行使。否则,警察看到某女子过马路,觉得人家长得不错,就能以盘问的名义同女子搭讪,查验人家的身份证,了解人家的身份住址,以便进一步接触,这哪能行!哪怕真的是想同人家谈恋爱,也是绝不能被允许的,这滥用职权,以权谋私。

除盘问外,警察还在哪些情形可查验公民的身份证呢?依《居民身份证法》的规定,有这样一些情形:(1)对有违法犯罪嫌疑的人员,需要查明身份的;(2)依法实施现场管制时,需要查明有关人员身份的;(3)发生严重危害社会治安突发事件时,需要查明现场有关人员身份的;(4)在火车站、长途汽车站、港口、码头、机场或者在重大活动期间设区的市级人民政府规定的场所,需要查明有关人员身份的;(5)法律规定需要查明身份的其他情形。

可见,警方查验身份证,除车站等交通港站和现场管制外,一般都得要因案件或事件的需要,而不能随意检查。


女孩:我们是不懂(法),我们没读书。

警察:我怀疑你是个男人,你他妈的给我上女厕所干什么,你脱衣服给我看一下。

女孩:我刚刚上女厕所了吗?

警察:脑子有病,我不是警察,你(我)怀疑我是假的,假的你也得先配合,你怎么知道我是假的。

女孩:我们刚刚应该真的是不应该出门。

警察:不要以为是个女孩子就可以不遵守法律了。

女孩:我们哪里,我们刚刚违返了哪一条,你说我们违反了法律的哪一条。

警察:妨碍公务。


这几句对话更是“精彩”,女孩一句“我们刚刚应该真的是不应该出门”,把警察随意“执法”——公民不带身份证出门即遭遇强行带回警署的后果——导致公民毫无行动自由的抱怨和讽刺,淋漓尽致地表现出来了。女孩懂得警察执法必须要有执法依据,应告知公民违反了哪条法律法规,应听取其申辩。这个法律意识也够可以了。

而警察居然信口雌黄地编出,他怀疑女孩是男人而去上了女厕所。女孩一句分辨即为我们澄清了事实。这也让公众明白,警察故意那样说的意思,其实是想告诉女孩,要编出一个怀疑你违法的情节还不容易吗?这就是成语所说的,“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啊!警察瞎编情节血口喷人还不说,还称人家“脑子有病”,用“他妈的”骂人,尤其是“脱衣服给我看一下”一句,更是言词猥亵的流氓作派。而称女孩“妨害公务”,无非是不配合其违法执法的借口罢了!


女孩:我们妨碍公务了,你也可以盘查,我也可以拒绝。

警察:不要跟我争,找律师去。

女孩:找律师就找律师嘛,我看你吃不了兜着走。

警察:不用撑多久,我可以关你24个小时。

女孩:我有时间配合你。关完了我看你怎么说。

警察:没有怎么说,我现在调查你,因为你没有带身份证,又不接受调查...所以我要带你到派出所检查。把你跟那些艾滋病,跟小偷,跟强盗关在一起,我让你慢慢去享受我告诉你,你看着吧。

女孩:你先别说话了。

警察:你以为我是你什么人,我跟你没有什么关系,我就是警察,我在执行我的公务,懂吗?你就必须配合我,你就记住这一条,今天是你自己犯贱。


 女孩的话语,透露出其不畏强权,不亢不卑,有理有节的风度。基于落入警察手里,好汉不吃眼前亏,她们既说了该说的话,也艺术地表达了自己的情绪和观点,用语虽然和缓,但言词之间分明有这样一些的意味:警察,你可以违法盘查我,我也可以断然拒绝你;你让我找律师是吧,别激将我,还怕我不敢呢,我当然要找律师,到时让你吃不了兜着走;你要关我多少时间,你关我好了,可关人容易放人难,关完了我看你怎么办,你必须为你随意关人的行为负出代价;你信口雌黄,说把我关进什么什么地方,以此来侮辱我是吧,我本来想回敬你:你敢!闭上你的臭嘴,但我忍住了,有同你算账的时候。

警察的话语中,却透露出:知道我是谁,我是警察,我在执行公务,我想怎么执行就怎么执行,你必须配合我;我有权关你24小时,想把你关在哪就关在哪,我可以把你跟那些艾滋病,跟小偷,跟强盗关在一起,今天就是你犯贱,看我怎么收拾你——一种握有警察权的优越感、霸气感甚至是匪气感,向人袭来。

 当事警察也不是完全不懂法,他所称的警方对公民继续盘问可持续24小时,是有法律依据的,。《人民警察法》第9条第2款规定,对被盘问人的留置时间自带至公安机关之时起不超过24小时,在特殊情况下,经县级以上公安机关批准,可以延长至48小时,并应当留有盘问记录。对于批准继续盘问的,应当立即通知其家属或者其所在单位。对于不批准继续盘问的,应当立即释放被盘问人。但能关24小时的前提是,符合继续盘问的条件哪!这说明,当事警察对该法律条文不是没学过,而是一知半解,似是而非,执行起来,当然就会随意胡来了。

纵观整个视频,当事警察所在的宝安公安分局局长周兆翔总结得好:看了视频,反应就是两个字“愤怒”。如果当事人是我,是我的家人,我能平静吗?讲一千个一万个道理,对人造成了伤害,除了不文明,还有羞辱人格。这名民警在车上的行为让人大跌眼镜大失所望,简直是满口胡言乱语,连一个公民的形象都不如(不许侮辱公民),公务员队伍用这种语言和群众讲话是及其不文明的行为,在派出所还恶语相加。

但局长也有一点说得不妥,这不是执法“不文明”的问题,也不仅仅是执法不规范的问题。有不少警察称,“警察执法没有不文明只有不规范”,弦外之音是,警察执法就是要暴力,哪需要讲什么文明,只要按法律的规定做就行了。感谢周局长也谈到执法要讲文明,警察的执法绝大多数是人民内部矛盾,该敬礼时敬礼,该处罚时处罚,当然应文明执法了。这名当事警察执法不文明就不用说了,可他的规范在哪里,他执行了哪一条法律规范?!他哪里是在“执法”,分明是拿着警察权随意找公民的岔子,是在滥用职权肆意侵犯公民人身自由,是在亵渎“执法”。这样的警察,哪里还有一点点警察的素质和味道,哪里还有一点对法律的敬畏,不少网友直呼应当立即启动问责程序,将这样的警察清除警察队伍,是有道理的。对于肆意滥用职权侵犯公民权利的行为,绝不能用参加 “学习班”、“等候进一步处理”来糊弄公众,反将其保护起来。我还注意到有些警察朋友在微信中力挺当事警察,称其执法没有问题,反而指责分局局长道歉有病。这更从一个侧面说明,当事警察的这个行为不是个别现象,有一定的代表性。

应该肯定,多数警察是好的,是认真履行职责的,我们的社会治安秩序,主要还是依靠警察来维护,警民关系损坏了,受害的是整个社会,是我们每一个公民。但也应看到,确有极少数警察穿上这身警服,就忘了自己的神圣职责,就认为自己有权随意对公民指手划脚,颐指气使,一听说让他出示警官证,让他拿出执法依据来,就来气,就产生报复执法的念头。这非常要不得!现在社会治安形势严峻,我真担心,国家对警察滥用职权行为无原则地过分纵容和袒护,将会使警民关系变得非常紧张,那将是社会最大的不和谐因素啊。

  评论这张
 
阅读(26329)|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