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昌松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北京市慕公律师事务所主任。曾当10年军医,做过8年法官,现又有近10年律师经历。当过《中国律师》杂志特约撰稿人,做过《解放军生活》等杂志的专栏作者,爱写点法治时评,在法制日报、新京报、南方周末等报刊发表法治时评文章数百余篇。

网易考拉推荐

“人脸识别”闯红灯别闯了执法“红灯”  

2016-04-21 13:05: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人脸识别”闯红灯别闯了执法“红灯”


新京报约稿,刊载于2016年4月21日该报一家之言栏目


从上周开始,福州警方开始为期3个月的交通违法整治行动,推出行人和非机动车闯红灯记录系统,首次对3名闯红灯的行人和骑车人进行了处罚,并且推出了曝光违法者“大头照”的举措,还将其中一名机关单位工作人员的违法信息发送到其所在工作单位。

“人脸识别”闯红灯别闯了执法“红灯” - 刘昌松 - 刘昌松的博客


扫一下脸即可识别个人信息的“人脸识别系统”,这么快就运用于交通执法中,令人惊叹。但也暴露一个问题,只要执法效果好,执法部门就可以想怎么来就怎么来,不受任何法律限制吗?回答是否定的。

电子视频证据属于法定证据种类,既能对机动车违章行为辅助执法,也就能对行人和非机动车辅助执法,这在法律上没有障碍,也没什么不妥。该类证据信息量大、精确度高,能够再现违法情形的全貌,在对违法事实的认定上远胜于其他证据种类,现在办理案件对视频监控的依赖,已达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而且,我们正感叹“凑够一撮人就可以走,和红绿灯无关”的“中国式过马路”难以治理,现在“人脸识别系统”在交通执法中的启用,正好可以破解这一难题,何乐而不为。别的不说,该设备使用所产生的巨大威慑力,就会使“执法”效果出奇的好。

任何事物都有两面性,这么高精尖的技术也容易让人产生恐惧,例如马路交叉口都安装这种设备,是否对公民的隐私权构成极大威胁?不少网友即提出了这样的问题。我认为,这种担心是不必要的。所谓隐私,是指与公共利益、群体利益无关,当事人不愿他人(包括国家机关)知晓的个人信息。显然,在公共道路上闯红灯,是与公共利益有关的严重违法行为,不属于个人隐私的范畴,应受到他人的监督,更可以成为国家主管部门(包括“电子警察”)的执法对象。

但这不意味着,交警部门通过“人脸识别系统”掌握了公民的交通违章信息,就可以肆意地对违章者采取措施,例如将违法者“大头照”挂到网上或公诸于媒体,或将违法信息告知

“人脸识别”闯红灯别闯了执法“红灯” - 刘昌松 - 刘昌松的博客


所在单位,因缺乏法律授权,这样做也是违法的。因为《道路交通安全法》规定的处罚方式只有警告、罚款、暂扣或者吊销机动车驾驶证和拘留(第88条);对于行人、非机动车驾驶人违反道路交通安全法律、法规关于道路通行规定的(包括闯红灯),该法只规定了处以警告或者5元以上50元以下罚款;非机动车驾驶人拒绝接受罚款处罚的,可以扣留其非机动车(第89条)。除此之外的任何措施,由于没有执法依据,本质上都是滥用职权,存在相应的法律后果。

可能有人说,行人、非机动车闯红灯即使被拍到,也只能罚款5-50元,这有什么威慑力,又怎能遏制这种现象?确有这个问题。但现代政府是“有限政府”和“责任政府”,只能按照人民通过代议机关制定法律授予的权力行事,否则即应承担相应的责任,即使拍到三次以上闯红灯有必要“曝光”或“告知”单位,也得通过立法或有权解释对执法进行授权后才能行使,而不是由执法单位想怎么来就怎么来。

  评论这张
 
阅读(372)|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