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昌松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北京市慕公律师事务所主任。曾当10年军医,做过8年法官,现又有近10年律师经历。当过《中国律师》杂志特约撰稿人,做过《解放军生活》等杂志的专栏作者,爱写点法治时评,在法制日报、新京报、南方周末等报刊发表法治时评文章数百余篇。

网易考拉推荐

公安部就“南大碎尸案”表态,理由似是而非   

2016-01-31 05:02:1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公安部就“南大碎尸案”表态,理由似是而非

 

20年前,南京大学成教学院一年级女生刁爱青被人杀害并碎尸2000多块抛尸数处,虽经南京警方全力侦查,但至今仍未找到凶手。该案被称为“南大碎尸案”,20年来时常被舆论提起关注,近期微信公号“老南京”发文称,到2016年1月19日,距离“南大碎尸案”已20年,该案已经过了刑法规定的追诉时效期限,今后即使抓到凶手,也没法追究其刑事责任,该案成了永远的悬案。

文章惊动了南京、江苏、中央三级公安机关。先是江苏省公安厅表示,“南大碎尸案”已经立案侦查,不受追诉时效的限制;接着是南京市公安局的表态,只要有新的线索,还会继续破案,直至将犯罪嫌疑人缉拿归案;再后面是公安部刑侦局发布微博力挺,称“此案是公安机关已在侦查的案件,警方必将依法追查到底,绝不放弃”。(130日《新京报》)


公安部就“南大碎尸案”表态,理由似是而非 - 刘昌松 - 刘昌松的博客

“南大碎尸案”已满20年,这是不争的事实,20年来该案的行为人(嫌疑人)一直没有锁定;若将来某个时刻疑犯出现,公安机关是否立即有权行使抓捕,并继续追诉下去? 这的确是一个问题。笔者认为,“老南京”的观点完全正确,三级公安机关包括公安部的表态,理由似是而非,在法律上根本不能成立。


一、一般情况下,刑事追诉时效的最长期限为20年,本案应当适用

法律规定,“法定最高刑为无期徒刑、死刑的,经过二十年,不再追究。如果二十年以后认为必须追诉的,须报请最高人民检察院核准”。(刑法第87)“南大碎尸案”的法律性质为故意杀人,是法定最高刑为死刑的罪种。对此,依该条规定,过了20年即不应再追究。

刑事诉讼法作出了与此相衔接的规定:犯罪已过追诉时效期限的,不追究刑事责任;已经追究的,(视案件所处阶段)应分别作出撤销案件,或者不起诉,或者终止审理,或者宣告无罪的处理。(刑诉法第15条)。本案在20年前已经立案,案件一直在刑事追诉的过程之中,处于侦查阶段,按照该条规定,南京公安机关应当依法作出“撤销案件”的处理,而不能一直将其作为“悬案”挂在那里。

即使南京警方认为该案在20年后也必须追诉,只能通过同级检察机关层报到最高检察院而非公安部,由最高检察院作出是否继续追诉的核准意见。若最高检不予核准,则只能撤销案件,不再追诉。此后,即使“凶手”露出水面,也不能再行抓捕追诉。若最高检核准了追诉请求,当然可以继续动用警力追诉下去。

需要指出的是,应在20年追诉时效期满到来前完成“核准”程序,否则,20年期满时即应作出“撤销案件”的决定,因为没有特别核准程序,到期即应停止刑事追诉。那种认为可以一直不销案,什么时候疑犯出现,即可当即抓人再报请核准的观念,是违背法治理念的。

由于本案在期满前并无核准手续,应当停止追诉,南京警方今后不能再动用警力进行侦查;不再侦查,当然不可能再有结论。因此我认为,“老南京”119日发表的《20年前轰动一时的“南大碎尸案”今天起正式成为悬案》的文章,从法治角度讲,没有一点问题,恰恰是三级公安机关的态度大有问题。

二、特殊情况下确实不受追诉时效期限的限制,但本案不是这种情形

刑法规定:“在人民检察院、公安机关、国家安全机关立案侦查或者在人民法院受理案件以后,逃避侦查或者审判的,不受追诉期限的限制。 (第88条第1款)“被害人在追诉期限内提出控告,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公安机关应当立案而不予立案的,不受追诉期限的限制。”(第88条第2款)这是前述追诉时效限制的一种例外。本案中的三级公安机关就是以该条为理由(更准确地说,是以该条第1款为理由),认为公安机关已经立案侦查,就不再受追诉时效的限制,也不需要报请最高检察院核准,可以永远追诉下去。其实,这是对法条适用条件的误读误解。

刑法第88条的两款规定,在刑法理论上称为追诉期限的延长,且为无限期的延长,但适用刑法第88条第1款规定的追诉期限延长必须具备两个条件:一是追诉机关已经立案侦查或者法院已经受理起诉;二是行为人(确定的嫌疑人)积极地实施了逃避侦查或审判的行为,不再露面,使得对他的刑事追诉无法进行下去。

本案中公安机关已经立案侦查,具备了第一个条件,但嫌疑人未被锁定过任何人,不存在锁定的嫌疑人逃避侦查或审判的情形,不具备第二个条件,因而不能适用追诉期限延长的规定。本案中三级公安机关对法条的误读误解之处正在于,他们认为追诉期限延长的条件只有一个,即追诉机关已经立案侦查已足;追诉机关已经立案侦查,基于侦查水平的限制无法锁定嫌疑人,而嫌疑人又不主动投案自首,就是“逃避侦查或审判”,即,三级公安机关未把“逃避侦查或审判”作为一个独立的适用条件来对待。

但任何一部刑法教科书对刑法第88条规定的追诉期限延长,都概括为上述两个条件而非一个条件,一般还特别指出,第二个条件是“行为人须有积极的逃避行为”,只是消极地不投案自首,不能适用追诉期限延长。著名刑法学者张明楷教授对第二个条件更是作严格限缩解释,即,“应限制于积极的、明显的、致使侦查、审判工作无法进行的逃避行为,主要是指在司法机已经告知其不得逃跑、藏匿甚至采取强制措施后逃跑或者藏匿”,“如果对‘逃避侦查或审判’作过于于宽泛的理解,追诉时效制度会丧失应有的意义”。

如果本案中三级公安机关的理解是正确的,那么刑法第88条中“逃避侦查或审判”的限制条件就是多余的,应当即行删除的。但显然这种限制是必要的,它与时效制度设定的目的紧密相关(追诉时效制度的目的,后面详述)。

顺便提一下刑法第88条第2款规定的追诉期限延长的第二种情形,即:“被害人在追诉期限内提出控告,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公安机关应当立案而不予立案的,不受追诉期限的限制。”这种情形也有两个条件:一是被害人在追诉期限内对某个具体的行为人提出了刑事控告(若不知道谁作案,只能称被害人报案而不能称控告);二是符合刑事立案条件应当立案而没有立案。在这种情形下,不管司法机关出于何种原因没有立案,也无论行为人是否逃避侦查或审判,无论经过了多少时间,任何时候司法机关都可以对其进行追诉。法律这样规定,可以防止司法机关今后借口追诉时效已过而怠于履行职责,可以最大限度地保护被害人的利益。

三、追诉时效制度的立法理由和程序价值

刑事追诉时效制度,本质上是对国家刑罚权的一种限制,即超过一定限制范围,国家便不得行使刑罚权,这同罪刑法定原则之防止国家“罪刑擅断”的制度价值是一致的。刑法规定,一般情形下,哪怕再重的犯罪超过20年即不再追诉,就是一种明确的刑罚权限制,追诉都不得再进行下去,就更谈不上对行为人再定罪或再科刑,由此为国家权力划定了边界。

在奴隶制和封建制时代,君权或皇权至高无上,不受任何限制,“阎王让你三更死,谁敢留人到五更”,国君就是掌握生杀予夺大权的活阎王。在那样的意识形态下,自然不会产生限制国家刑罚权的追诉时效制度。可见追诉时效制度是近现代国家理论中“限制国家权力”、“有限政府”的观念之产物。

追诉时效制度的创立根据,主要有三种理论。一是改善推测理论,即行为人犯罪后长时间夹着尾巴做人,未再危害社会,等于自己将自己改造好了,无再处刑和行刑的必要。对已经改造好的人再施于刑罚,有违刑罚的目的。二是准受刑理论,即行为人犯罪后时刻担心被抓,受着巨大的精神折磨,其精神痛苦同其在监狱里服刑无异,等于行为人自己对自己进行了惩罚制裁。三是情感缓和理论,即时间是治疗一切创伤的康复医师,时间长了,被害人或其家属对行为人的怨恨已经冲淡,此时再对行为人用刑,达不到国家报复主义(防止私人复仇没完没了)的刑罚目的。

本案中,被害人刁爱青的姐姐即对记者说:“把他(凶手)枪毙了,又能怎样?我的妹妹能复活吗?”“20年过去,正常来讲,凶手也应该有了自己的家庭,不能为了惩罚他,又把那个家庭破坏了。如果他内心有忏悔、有悔罪,我们宽恕他。”这一方面反映被害人家属的善良,也高度契合追诉时效制度设立的根据。

当然,追诉时效制度还有下列程序价值和意义,下面结合本案简要谈谈。

一是时过境迁,即使行为人露出水面,承认自己作案,也难以获得确实充分的证据,对其进行实施刑事追诉。因为犯罪现场早已不复存在,不可能再制作一个现场勘查笔录;当时又未发现目击证人,连发现尸块的清洁工也可能已经去世;且当时收集到的只有煮熟的尸块,连嫌疑人的指纹也没有,现在更难获得有关的其他物证;更没有什么视听资料等证据。因此,即使嫌疑人出来承认自己是“凶手”,根据刑事诉讼法的规定,只有被告人的供述,没有其他确实充分之证据的,不能认定其有罪和处以刑罚。

二是司法资源是有限的,追诉时效制度能将有限的司法资源,用于打击现行刑事犯罪上,而不必浪费在陈年旧案之中。现在社会矛盾突出,各种大案要案层出不穷,“好钢应用在刀刃上”,已过追诉时效期限的案件,不必再挂在账上,以免分散司法人员的精力。

三是明确诉讼时效期限已过,撤销案件,不再追诉,可以让行为人更放心地回归社会,同家人幸福生活,消除社会不稳定因素。

四是尊重办案规律,消除命案必破的神话。有些案件像本案,哪怕是命案,囿于各种条件的限制,也不一定能破得了案。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国家能做到“命案必破”,我们也不能苛求自己的司法人员做到。否则,即有可能倒逼他们制造更多的“呼格案”。

总之,“南大碎尸案”是该划上句号的时候了。该案发案时,南京市公安局一位副局长确实向被害人父亲刁日昌说过,“请给警方一些时间,我们一定会将凶手绳之以法”。20年该案仍然未破,见人吐槽,面子上挂不住,但也必须面对现实,声称“20年来从未放弃对杀人凶手的追查,只要有新的线索,还会继续破案”,多少有些喊口号的成份,实际意义不大。尊重法律,终止追诉程序,依法撤销案件,才是科学的态度。

最值得指出的是,南京市公安局和江苏省公安厅对刑法规定的追诉时效延长制度存在误读误解,还可以理解,而公安部是主管全国公安工作的职能部门,也同样存在类似的误解,说明该制度在我国司法机机关的误解有多深,这正是本文从理论上予以澄清的意义所在。


欢迎订阅我的微信公众号,搜索“慕公法治论坛”或liucslawyer,让我们共同关注一些都感兴趣的话题。

  评论这张
 
阅读(7934)|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