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昌松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北京市慕公律师事务所主任。曾当10年军医,做过8年法官,现又有近10年律师经历。当过《中国律师》杂志特约撰稿人,做过《解放军生活》等杂志的专栏作者,爱写点法治时评,在法制日报、新京报、南方周末等报刊发表法治时评文章数百余篇。

网易考拉推荐

从一起小刮蹭看涿州警方如何办案  

2015-10-07 05:01:1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一起小刮蹭看涿州警方如何办案

 

105日晚上,我们一家三口自驾游山西回京,旅游非常顺利,心情也不错。2200刚过,沿G4我们到达涿州收费站,出现了严重堵车。倒不是要收费,也未进行任何进京检查,据说是北京那边堵过来的,我想这下完了,离北京还有50公里呢,难道堵了50公里不成?!后来车往前开才知道,拥堵没那么严重,几公里后就不堵了,原来北京进京检查站设了只允许一辆车通过的路卡,虽然路牌显示,北京车辆走左侧直行,其他车辆走右侧接受检查,但其实并未检查,都从路卡处直接通过。可见,该拥堵是北京警方人为造成,非返京高峰提前来临。

黑压压的车辆缓缓驾离收费站,渐渐排成了6列,我们排在左数第3列。这时,右侧一辆黑色京牌别克车耍单了,未能排进队列。我开车也遇到过这种情况,一般是等待时机,瞧着后面动作迟缓一些的司机出现,及时挂角插进,或等好心的司机主动谦让。但这车司机哄着油门按着喇叭,走成S形,想强行插进他左侧或右侧队列,但连着四五个车都跟进紧凑,他未能成功。我对他这种行为极为反感,也同前车跟得很紧,不让他插进。我还同老婆说:“瞧那司机那个二杆子劲,很可能要发生刮蹭!”话音刚落,便觉得自己的车被他刮蹭上了。我立即停车,坐在副驾的老婆叫停了别克车。下车查看,果然,别克车的左前轮上方护板和我的车右后轮上方护板都有擦伤。

别克车的司机是个中年男子,车上只有他一人。他只是从车里探出头来,没有想从车上下来的意思,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我先用手机拍下了他的车牌号,再分别拍了两车的位置关系和两车受损处。我对他说:“我认为责任很明确,你说怎么办!”他从副驾驶钻出来(驾驶位开不了车门),看了看损伤情况,说他的车损伤还严重些,要不各自修自己的车得了。我对他一点担当都没有的态度很不满意,便说:“三种方案:若同意走你的保险,协商解决,我车上有单子填一下;这一块喷漆在4S店也得400元,要不你赔偿我200元,你走人;若不同意,只能报警处理。”他说:“那报警吧!”

打通122后,接线员让打涿州段的3680122。又打3680122,接警后不是他们自己同出警的警察联系,而是让我回到200多米外的收费口自己找警察过来。收费口附近也出现两车小刮蹭,,就一名警察正在那处理,见我说了情况,让他们把车挪到边上先自己协商,他先去处理我们那起,回来再说。

到了现场,警察先拍了照,然后收了双方的驾驶证和行驶证,要求把车挪到路边,再一起去收费口的警车处处理。在去警车的路上,对方一个劲的问警察,事故责任怎么划分。那警察就打太极,说车辆这么拥堵,出了刮蹭双方都有责任。对方又从警察那里知道我姓刘,就扭过头来同我套近乎,说“刘先生,你看,这么点小事,还麻烦警察干嘛,我们自己解决算了,怎么样?”我说:“怎么解决?”“咱们自己修自己的车算了。您看好不好?”“不好!我同意那样,还用找警察吗?既然公了,那就走完程序吧!”

可到了警车处的所谓处理,却是让我们双方继续协商。我跟警察说,事故很小,又无人员伤亡,你已经调查,情况很明了,又只有您一名警察调查,只能按简易程序处理,直接出责任认定书吧,谁不服再去申请复核。但那名警察不干,说是无法直接出责任认定书,让我们必须十一假后一同到涿州交警大队事故科处理,驾驶证和行驶证还得暂扣。我说,暂扣证件那我们怎么开回家,您这是在逼着我们无证驾驶,这样做有什么法律依据啊!那警察说网上可以查到我们的驾驶证情况,不属于无证驾驶,我说暂扣驾照后驾驶赞同无证驾驶。另外我知道,那样做已经是在走普通程序,而走普通程序必须两名以上警察调查处理才有效,他一人处理就是程序违法。当然我理解,那警察那样说,就是想让我们当事人知难而退,自行协商解决了事。

应我的要求,我们双方都拍了一下对方的驾驶证和行驶证。这时我知道,对方姓尹,60后,92年即取得驾驶证,户籍住址为河北邢台,车辆所有人为北京长城商务汽车租赁有限公司。看到这我一愣,难道尹某是租赁小车在旅游?再一看,使用性质为“非营运”,又很快排除了这种可能。那么,尹某应是汽车租赁公司的职员(或许是领导的司机),开的是单位的非营运车。

我也不愿意走普通程序,不想为这么点儿小事浪费太多时间,但又必须通过警方的查处程序来逼着对方有所认错、有所担当。终于,对方绷不住了,向我承认是他的责任,并愿意象征性地赔偿我100元,并当着警方的面将100元交给我。我也借坡下驴,本来也没有多大的事嘛,就接受了。在回到车位的路上,我还想同对方理论一下彼此的责任,我说“开车谁都保不准出点事故,但出了事故应勇于担责”,对方却说“事情已经解决了,就不要再谈责任的事了”,“交个朋友吧”。见对方还是那个态度,让我感到这个朋友不值得交结,就说“不谈就不谈了”,便加快脚步自己的路!我想,尹某已经50岁的人了,世界观也定型化了,100元确实不足以让他心痛,让他长得了记性,这次就算便宜他了,下次还会犯在谁的手上。

这一点小刮蹭事故,让我直接感受了一下涿州警方处理小交通案件的能力和方式,可称得上四个字:无为而治,真有他的!

  评论这张
 
阅读(147)|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