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昌松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北京市慕公律师事务所主任。曾当10年军医,做过8年法官,现又有近10年律师经历。当过《中国律师》杂志特约撰稿人,做过《解放军生活》等杂志的专栏作者,爱写点法治时评,在法制日报、新京报、南方周末等报刊发表法治时评文章数百余篇。

网易考拉推荐

为支持“以人查房”裁判点个赞  

2015-08-03 13:02:3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为支持“以人查房”裁判点个赞


新京报约稿,刊载于该报时事评论“议论风生”栏目


南京小伙陈峰的父亲陈某突然去世,作为陈某唯一合法继承人,陈峰去市住房管理部门查询父亲生前名下的房产明细,但遭到拒绝。无奈之下,陈峰将南京市住建委告上法院,南京市鼓楼区法院认为原告陈峰具有查询陈某名下房屋登记信息的主体资格,判决被告应当履行查询陈某名下房屋登记信息的法定职责。(82日央广网)


为支持“以人查房”裁判点个赞 - 刘昌松 - 刘昌松的博客


报道称此案是南京地区首个要求“以人查房”的案件,笔者检索了一下,这应该也是全国范围内有报道的第一起“以人查房”诉讼案。更难能可贵的是,一审法院支持了陈峰的请求,使得该判例更具有标杆意义。

原建设部2006年制定现仍然有效的《房屋权属信息登记信息查询暂行办法》明确规定,“查询房屋权属登记信息,应填写《房屋权属登记信息查询申请表》,明确房屋坐落(室号、部位)或权属证书编号,以及需要查询的事项,并出具查询人的身份证明或单位法人资格证明”。该部门规章全国通行,依其规定确实只能“以房查人”,而不能“以人查房”,应该说,被告南京市住建委严格执行主管部门的规章,很难说其有什么错误,其他地方也是这么做的。

而陈峰通过公证证明了自己是陈某的唯一合法继承人,陈某生前虽留了一套房屋给年仅19岁的他将来用作婚房,但根据陈某的经济情况应该不止一套住房,陈峰确有必要查询陈某其他住房信息以便继承,这除从被告处获取该信息外别无他法,且被告这种查询没有技术障碍。因此,陈峰的诉讼请求也合情合理。

在法治国家,法官在没有法律规定,或者法律规定不明确的情况下,绝不能拒绝受理或裁判案件,因为法律纠纷必须有解决的出口,而不能一直悬而未决,法院是解决纠纷的最后环节,绝不允许法院再推脱。拿破仑法典还规定了“拒绝审判罪”,用悬在法官头上的刑法之剑,来保障纠纷在法院得到彻底解决。

我国没有类似的规定,法官其实蛮有退路的。若鼓楼区法院简单地以南京市住建委具体行政行为不违法为由驳回陈峰的请求,应该也说得过去,且不得罪行政主管部门。但这样一来,陈峰对父亲是否还有其他房产可以继承的疑问,就会成为一个永久谜团,陈峰也肯定不服,纠纷将永续存在。这不符合“执政为民”、“司法为民”的理念,也不利于社会的稳定。

鼓楼区法院没有这样做,而是以2007年生效的《物权法》所规定的“权利人、利害关系人可以申请查询、复制登记资料,登记机构应当提供”(第18条)为依据,推论出陈峰是利害关系人,有申请查询登记资料的主体资格,绕开了规格较低且过时的部门规章;再了解被告“以人查房”没有技术障碍,便毅然作出支持陈峰请求的判决,法律上站得住脚,法理情理上更站得住脚,体现了高度的政治勇气和审判智慧,值得点赞。

回顾两年前,各地频现房嫂、房警、房叔、房婶,引发了市民对住房信息安全的严重担忧,福建、江苏(南京自然在内)等地加紧出台查询规范,重申严控“输入人名查询他人名下房屋”的“以人查房”方式,即引起舆论一片哗然。显然,房产是公民最重要的财产形式,将房产信息列为公民重要隐私进行法律保护,无疑是正确的,当时公众否定的,也只是一律不得“以人查房”的武断规定,认为这样的规定,更有利于对贪腐官员的保护。

其实从立法目的解释,陈峰的要求也应当得到支持。因为严禁“以人查房”是为了保护公民的隐私,而陈某已经去世,不可能再是房产的主人,陈某的房产应转化为遗产由其子陈峰继承,陈峰了解自己应继承的财产状态,不会导致任何人隐私权遭受侵害,故政府主管部门理应向其提供自己掌握的该方面信息。换个角度,依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第13条的规定,这也属于依申请应当公开的政府信息范畴。

国务院制定今年31日生效的《不动产登记暂行条例》规定,“国务院国土资源主管部门应当会同有关部门建立统一的不动产登记信息管理基础平台。各级不动产登记机构登记的信息应当纳入统一的不动产登记信息管理基础平台,确保国家、省、市、县四级登记信息的实时共享”,这使得不动产信息的查询变得非常方便。该条例在保护公民隐私和有利于腐败案件的查处方面也进行了一些平衡,它一方面规定“不动产登记机构、不动产登记信息共享单位及其工作人员应当对不动产登记信息保密”,“涉及国家秘密的不动产登记信息,应当依法采取必要的安全保密措施”;另一方面也明确“国土资源、公安、民政、财政、税务、工商、金融、审计、统计等部门应当加强不动产登记有关信息互通共享”。

但对于公民如何查询不动产信息,《暂行条例》只是重申了《物权法》的相关规定,即“权利人、利害关系人可以依法查询、复制不动产登记资料,不动产登记机构应当提供”,并无细化内容。“以房查人”没有问题,能否“以人查房”以及多大范围内允许“以人查房”,还是未知数。政府部门想让你以这种方式查询,便可以从《物权法》和《暂行条例》的规定中解释出来你“可以”查询;想不让你查询,便以法律没有明确规定,应执行原建设部的规章不提供查询。这导致国家法制的不统一和各地执法的多样性、随意性,从而损害法治,也人为地制造社会秩序的混乱。

现在,南京鼓楼区法院支持“以人查房”的判决虽一片叫好,但还只是一审判决,南京市住建委是否上诉还不得而知。而且我国是制定法而非判例法国家,即使该判例生效,对其他法院也没有约束力。因此,期待国家住建部门以此为契机,对过时的查询办法作出与时俱进和人性化的解释,或由最高法院制定相关司法解释(或将本案列为指导性案例),让陈峰们以后不再为类似的问题困惑。


欢迎订阅我的微信公众号,搜索“慕公法治论坛”或liucslawyer,让我们共同关注一些都感兴趣的话题。

  评论这张
 
阅读(330)|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