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昌松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北京市慕公律师事务所主任。曾当10年军医,做过8年法官,现又有近10年律师经历。当过《中国律师》杂志特约撰稿人,做过《解放军生活》等杂志的专栏作者,爱写点法治时评,在法制日报、新京报、南方周末等报刊发表法治时评文章数百余篇。

网易考拉推荐

死磕律师如此磕法,真可能把自己磕死  

2015-05-09 21:01:1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死磕律师如此磕法,真可能把自己磕死

 

这种声称向国外寻求专家支持,通过向全民私募方式的死磕,有可能真的磕死“死磕派”律师,同时也可能会严重误伤律师界的整体形象,因些我很不以为然。不是心疼那100元钱,心痛的地方多去了。


死磕律师如此磕法,真可能把自己磕死 - 刘昌松 - 刘昌松的博客

 

我虽不是死磕派律师,但我不反对必要的死磕,在本应互相制约的公权力不去相互制约,而是无原则的配合,强强联手欺负当事人和律师的时候,我认为律师死磕是捍卫法律尊严的神圣举动,符合法律所规定的正当防卫精神,值得赞赏。

例如,在山东高院聂案复查听证会上,河北高院硬要睁着眼睛说瞎话,称当时的执行刑场是沙地而非雪地,称律师硬要说成是雪地,意欲何为,以此嘲讽代理律师,从而达到贬低律师抬高自己的目的时,我发了博文,称代理律师可能会公布死刑执行照片来自证“清白”。陈光武律师果然这样做了,满足了我的期待,于是我又发了博文,为他的行为强烈点赞,尽管他同山东高院签订了案卷保密协议。我将其行为称之为紧急避险,具有正当性,即是说,这种死磕,我是完全赞同的。

再比如,山东高院选择性地通过微博直播听证会(让河北高院充分表演,把代理律师的意见弄得支离破碎)和央视焦点访谈倾向性的报道(称代理律师的质疑没有推翻聂案,意即不足以启动再审程序),严重伤害了代理律师形象,否定了代理律师工作,为河北高院那样“下三滥”的裁判作背书,我也期待代理律师将全案案卷公之于众(反正最不该公开的部分也公开了),因为丑陋的东西都是见光死的。陈光武律师将全部17本案卷传给了死磕派首领杨金柱,还签订了不得外传的协议,很有行为艺术的感觉;杨金柱随即将全案公开发表,我也发博文,认为这是他代表律师界所进行正当防卫的表现,也具有正当性,极力赞赏杨支柱有名有实的大侠风范。

杨金柱当然知道这样做的风险,为了自保安全,避免“推动聂案行动”夭折,杨金柱紧急设立了500人的聂案中国律师独立观察团,我同样把它看成是大手笔的行为艺术,也在其还只有200人成员时毅然报名参加了该团,以示声援。

但是昨天,杨金柱突然宣布采用所谓的“杨氏刀法”第二招,向全民私募1000万美金(后来他又否认,说未提数额),理由是向美国的神探李昌钰咨询、还要请欧美等鉴定专家对案卷中的有关材料进行鉴定需要钱,尤其是向湖南省律师主管部门的领导反映过,领导们也未反对,也有朋友说杨金柱此举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引起关注,可能不等国外专家鉴定,有关部门就投降,纠正聂案了,似乎很有道理。

但我很不以为然,我相信观察团里很多律师朋友也会不以为然,但见人家杨金柱向每个人捐的也不多,每人只能捐100元,不准多捐(有人即捐了500元或更多,想必也是不退的,杨大侠本人也带头捐了1万元,当然也是不退的),还声明杨大侠所在的岳林律所承担连带责任,以及“本次募集款项如有剩余,则作为法律援助专项基金(具体办法由募捐款项使用和管理小组另行制定”之规则,似乎很完美了,目的动机不必怀疑,许多律师包括我便不好意思站出来反对(直接站出来表示支持的毕竟还是少数,所以我用了“许多”——我这样说,有的律师可能有“被代表”之感,抱歉了);当然,不少律师也为杨大侠的精神所感动,积极站出来响应。

观察团里也有大牌律师站出来反对的,首先站出来反对的是袁裕来律师,接着王才亮律师也有不同声音。袁律师一针见血地指出:“应该先定规则,再募集。是不有必要募集,也应讨论。暂时无此必要,我认为。”“我个人认为,金额不大的话,律师定向募捐即可。向社会公众募捐,必成一本混账。当然,我已退出观察团,大家捐不捐自便。捐款者应该作好思想准备,钱怎么用不再过问,似乎没有一次募捐,对钱的走向有个最后的交待。”“没有观察团,你个人能募集到资金吗?你要充分尊重大家。这种事情上,律师界不能受伤。

以袁律师行政诉讼第一人的地位,他的这些话对杨大侠的募集活动,当然构成严重威胁,好在袁律师自己很快退出观察团,否则,杨大侠可能还真不好意思将其踢出,尽管他是团长。杨大侠一定想,如果任由袁律师等在群里这样讨论下去,这次募集活动很可能夭折了,杨大侠立即顺势让袁律师闭嘴(大意如此),理由是他已经退团了,其担心之状溢于言表。

我昨天即想跟帖支持袁律师,但想到非三言两语能说清,反遭口水,手头又有事务,只好作罢。现作此文,即是想详述理由,算作“迟到的跟帖”吧。

我认为,袁律师的话虽不多,却句句至情至理。他说要“应该先定规则,再募集”是针对杨大侠先公布账号,接受捐款,再一条一条想规则,在昨夜12点才想齐公布而言的。而涉及到向全民进行这样重大的募集活动,岂能如此作为?

袁律师称:“是不有必要募集,也应讨论。暂时无此必要,我认为。”我也认为暂时无此必要,至少准备工作还很不充分。例如神探李昌钰是否同意提供咨询?50小时能咨询完侦查事项吗?案卷中哪些东西需要国外专家鉴定?刑事诉讼中的鉴定,民间委托是否有效?所送检材是否真实有效,鉴定意见能否作为证据使用?……不一而足,确有必要进行研究讨论。正像有律师在聂母有无诉权都未搞清的时候,即鼓动聂母起诉央视和洪道德一样,有哗众取宠之心,无实事求是之意; 若真要诉讼,恐怕还有遭到滥用诉权之惩罚的可能。

袁律师称:“我个人认为,金额不大的话,律师定向募捐即可。”我深为赞成。试想,观察团的成员即有500人,若某项鉴定需要经费50万元,每人1000元即可,需要多少捐多少,可能有的律师不愿意,但也有律师愿意多捐,捐完用完,不会出现任何质疑声,这才是维护律师整体形象应有之举。

袁律师还称:“向社会公众募捐,必成一本混账……捐款者应该作好思想准备,钱怎么用不再过问,似乎没有一次募捐,对钱的走向有个最后的交待。”杨金柱只说上次北海案5天募集到70多万元,但对70万元的走向如何,并未接茬回应。这恐怕是这次募集最大的风险所在。不要认为这只是杨大侠的个人行为,500名律师团成员实际上已被绑架,其来自全国绝大多数省份,弄不好对整个律师界的伤害是巨大的。

还有,杨大侠称向国外专家咨询或请国外专家鉴定,鉴定价格谁去商定?公众怎么知道中间没有回扣猫腻?最后所谓的李昌钰咨询和国外鉴定,若因故均未进行,所获得的捐款如何处理?作为法律援助专项基金,将来谁有权动用该基金?怎样避免岳林律所以法律援助有关案件的名义将基金转化为所里和律师的收入?一般律所能否动用这笔基金,谁去审批?似的大侠称岳林所承担连带责任,到底是个什么东东?是不意味着责任与权力一致,最后应由岳林所来支配基金?

再者,用杨大侠个人的账户募集,几乎等于进了杨自己的腰包(虽有所谓的监督,但包括公权力的监督,大家也见多了,常常沦为摆设);若咨询、鉴定均化为泡影,或被认为只是个幌子,杨大侠会不会被有关部门以诈骗罪追究,还真不好说!杨大侠可不是一般的律师,他是死磕派律师的首领,体制中的有些人正愁找不到理由收拾他,他若真以这种方式被处理,律师中的死磕派恐怕就要作猢狲散了——死磕派真的就这样磕死了,岂不可惜?!我认为,这绝不是危言耸听!

因此,我冒着被骂的风险,写出该篇文字,我认为这是更深层次的爱护杨大侠,也是爱护再也伤不起的中国律师界!

  评论这张
 
阅读(144)|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