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昌松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北京市慕公律师事务所主任。曾当10年军医,做过8年法官,现又有近10年律师经历。当过《中国律师》杂志特约撰稿人,做过《解放军生活》等杂志的专栏作者,爱写点法治时评,在法制日报、新京报、南方周末等报刊发表法治时评文章数百余篇。

网易考拉推荐

机关为贪官求情的证明何以出台  

2014-11-27 05:01:1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机关为贪官求情的证明何以出台

持续了4年之久的凤阳县国税局系列贪腐案日前落下帷幕。凤阳县国税局大庙分局原局长乔伟因犯受贿罪获刑10年,凤阳国税局总铺分局原局长巨世耀获刑5年。在法院审理过程中,凤阳县国税局曾专门开具证明,表扬他们平时工作突出,建议从轻处罚。(1127日新华网)


机关为贪官求情的证明何以出台 - 刘昌松 - 刘昌松的博客
   一、单位为贪官求情风在安徽还真有传染性

根据媒体报道,安徽的国家机关、国有企业为本单位落马贪官向司法机关出具证明求情的事件,还真不是个别。

114日,原中铁四局集团有限公司市政工程分公司总经理潘国华涉嫌贪污受贿一案在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审理时,媒体曝出:单位为其出具了要求从轻处罚的书面请求,认为其为单位作出了重大的贡献。

109日上午,安徽省农委农业产业化指导处原处长金树芳涉嫌受贿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一案公开审理,金树芳被检方指控涉案金额达1000多万元。辩护律师在庭审现场出具了一份安徽省农委的情况说明,称金树芳在多年工作中与同事关系融洽,尽心尽力。

可见,为贪官向司法机关出具求情证明还真有传染性。某种疾病在人群中传染,人们往往积极采取措施,唯恐避之不及;但某种社会病能够传染则完全相反,是因为这种传染能够带来利益,相关人是主动去接受传染的。试想,若单位向法院出具“请求从轻处罚”的证明,在法院根本不起作用,或出具这种证明的人和组织受到了上级惩戒,这种求情风还能传染得下去吗?

二、为贪官求情的证明在法律上真的能起作用吗

刑事中的从轻处罚情节有两种,一种是法定从轻处罚情节,一种是酌定从轻处罚情节。刑法明文规定,量刑时必须考虑的从轻情节,是法定从轻情节。法定从轻情节又有可以从轻和应当从轻之分,自首即是可以从轻或减轻处罚的情节;罪犯是未成年,则是个应当从轻或减轻处罚的情节。

刑法理论上归纳了一些情节,法官量刑时一般也会适当考虑,叫酌定从轻情节。像犯罪手段、时间地点、对象结果、目的动机、犯罪后的态度、一贯表现等,即属于酌定从轻处罚情节。举个例子,同样是杀人,用何工具杀人不影响定罪,也不是法定量刑考虑的情节,但一刀毙命和将人活埋,前者比后者就可有酌定从轻处罚的考虑。

“一贯表现”,既不是定罪的依据,也不是法定量刑要考虑的依据,但与犯罪行为有密切联系的一贯表现,却是量刑时酌情应考虑的因素。例如经常小偷小摸,这次偷大了犯罪了,量刑时要比初犯稍重一些,一贯表现在这里就起作用。有的律师甚至法官不懂这些,认为“一贯表现较好”,无论与犯罪有无关系的“一贯表现”,都会作为从轻处罚的情节。有的律师和法官懂得这些,却“揣着明白装糊涂”,个别情况下还有利用“一贯表现良好”作为办“人情案”手段的情况——只要你律师递一个“一贯表现良好”的单位证明,我法官就为你从轻定案。

按理说,酌定从轻情节,要比法定从轻情节的从轻幅度小得多,可我国法官的自由裁量权大得无边,有时酌定从轻的从宽幅度甚至超过了法定从宽幅度,个别的情况下的酌定从轻,从轻到不按犯罪处罚了。

我们来看今天的报道:

“乔伟和巨世耀的辩护人是同一人。据他介绍,这两人的案件,因检方曾指控两人涉嫌渎职,因此,请求凤阳县国税局开证明说明两人平常工作情况,对辩护是有帮助的。同时,他也表示,两份证明的内容也是实事求是的。记者了解到,法院最终依据相关证据,对两人渎职的指控没有认定。”

检察机关向法院起诉了乔伟和巨世耀受贿罪和渎职罪,若罪名成立,应当数罪并罚。一般而言,检方起诉了该两人渎职罪也是有比较确凿的证据的,国税局开具的“表扬他们平时工作突出,建议从轻处罚”的证明,居然让渎职的指控彻底消失。若求情证明的作用真的这么大,不仅有量刑的意义,还有除罪的意义,将来的跟风的情况将会更甚!

三、为贪官求情的证明到底是如何出台的

我最感奇怪的是,党政机关向司法机关出具证明文件,是一件非常严肃的事。这样的证明到底是如何出台的呢?是一把手直接拍板出具,还是开党委会、常委会讨论,还是开单位群众大会、群众代表座谈会讨论决定的?

凤阳县国税局局长熊道君给出开证明的理由是:“家属找到县局,我们也理解家属的心情,开证明主要是不想让家属觉得单位没有人情味,让他们心寒。”这里看不到半点严肃性,看到的是随意性。

乔伟和巨世耀被判处的是受贿罪。所谓受贿罪,是指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的便利,接受他人的财物,为他人谋取利益的行为。一个税务官员,他的职权就是征收税款。他成立受贿,即表明他利用职权为他人谋取逃税的利益,无非是慷国家之慨,为自己获得回报。这样的人,怎么可能“平时工作突出”?!

但这样的证明就是有用,或者是“被有用”,开了、用了都没有后果,咋叫它今天不用!安徽屡屡发生这种单位求情证明事件,只能说明当地党政机关对腐败的容忍度让人吃惊,四川全会要求的对腐败“零容忍”,在那里实行起来,可能还遥远得很!

  

 

  评论这张
 
阅读(88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