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昌松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北京市慕公律师事务所主任。曾当10年军医,做过8年法官,现又有近10年律师经历。当过《中国律师》杂志特约撰稿人,做过《解放军生活》等杂志的专栏作者,爱写点法治时评,在法制日报、新京报、南方周末等报刊发表法治时评文章数百余篇。

网易考拉推荐

“北京一日游”旅游市场何以如此之“黑”  

2013-10-06 20:06:1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北京一日游旅游市场何以如此之“黑”

 

新京报记者在“十·一”期间报名参加“北京一日游”旅行团,亲身体验《旅游法》十月一日开始实施后北京“黑一日游”的现状,得出的结论为:情况依然如旧。记者了解到,国旅总社已不再经营北京一日游业务中青旅、中国铁道旅行社等多家正规旅行社,也于近期悄然退出“一日游”市场,新京报还沿引新华社消息称业内人士透露,目前非法旅行社占有北京“一日游”市场份额的90%以上。(10月4日、10月6日《新京报》连续报道几个版面


“北京一日游”旅游市场何以如此之“黑” - 刘昌松 - 刘昌松的博客

“北京一日游”旅游市场何以如此之“黑” - 刘昌松 - 刘昌松的博客

“北京一日游”旅游市场何以如此之“黑” - 刘昌松 - 刘昌松的博客

“北京一日游”旅游市场何以如此之“黑” - 刘昌松 - 刘昌松的博客

“北京一日游”旅游市场何以如此之“黑” - 刘昌松 - 刘昌松的博客



这意味着“北京一日游”基本处于非法经营人员的掌控之中,这实在太恐怖了。我甚至认为,新华社所谓的业内人士称90%以上的说法还是保守的,因为99%也是90%以上嘛。但新华社不敢称95%以上、99%以上,因为那意味着,北京的旅游市场也太“黑”了!

当然,黑旅行社之“黑”,不仅仅是因为其未办营业执照,无固定营业地点,正如报道所言,它的“黑”主要体现在:以外地旅客为欺宰对象(本地人都知道),以极低的价格(低于成本,北京一日游为100-150元不等,包括全部大巴费用、门票、午饭、上门接客等),先把旅客揽到手,然后再在路上找理由加价;说是游八达岭游的却是居庸关;所谓的游十三陵,只是从那所过,导游介绍一下而已,还以“十三陵是个陵墓,拍照不吉利,再说很多陵都在修”来敷衍;所谓的游鸟巢、水立方,只用白天看没意思,晚上自己花两块钱坐地铁去看看”就算打发了午饭通常与购物联系到一起,先购物一小时再就餐。总体特点为,游景点走马观花、蜻蜓点水,购物的时间却充分保证;开始收的钱只是个基本,赚后面的钱才是根本。最后的结果一般都是,钱花得比正规旅行社要多得多,浪费了一整天的时间,却基本上未游出个名堂(跟没游一样的感觉),不重游不心甘,重游又费时费钱,一种上当受骗之感油然而生,并伴随整个假期,乃至于离京后1、2个月。

新京报记者的描述为:

    与记者的经历类似,多名游客称,半个月前,他们也是通过标称“中国青年旅行社总社”的这个网页咨询后,每人交了120元,报了“八达岭长城、十三陵、鸟巢、水立方”专线,结果导游只给了他们半小时爬长城,其他景点一个没进,购物场所倒是接二连三,到最后导游和司机合力,还向每名游客加收了80元钱。http://epaper.bjnews.com.cn/html/2013-10/04/content_469271.htm?div=-1

对于京城的这一道“奇观”,可能有人把板子都打在“黑旅行社”身上,我很不以为然,我认为政府才是这种现象的第一责任人;政府对黑旅游管理上的不作为,甚至包庇、纵容,乃至沆瀣一气,才是导致“黑旅行社”现象如此猖獗的根本原因,以至于在首善之区的北京,“北京一日游”的市场达到了乌鸦遮天的地步。您若有机会,可以到天安门、王府井一带走一走,就可以看到,到处都在分发黑旅行社制作的“北京一日游”非法小广告。广告上面赫然写着“国旅”、“青旅”、“北京公证处公证”等字样,电话号码,联系人一应俱全。可以说,查处起来一点也不难,“黑旅行社”只所以敢那样明目张胆地做,是因为他们根本不担心被查处。

我给您谈谈我某天以律师身份所作的亲身考察和感受的情形,您就明白了。

我的住所离天安门一带不远。有一天,我实在看不过去了,便在长安街的王府井地下通道直接抓了个发北京一日游”广告的,亲手交给东城城管人员手中(几部城管车在王府井大街停着),实名投诉要求他们将查处结果反馈给我。后来他们仅仅告诉我,他们对那名发小广告的给予了罚款50元的处罚(真罚假罚,天知道),我说谁指使他发这种忽悠广告的,才应是查处的重点,但他们说,他们职权只能到此为止。接着,我又到天安门附近,向城管质问,那么多发小广告的,你们咋不管?在我的逼迫下,城管收缴了一摞摞“小广告”,放进城管车里。我溜了一圈,又悄悄回到城管车边观察。半小时后,戏剧的一幕出现了,发小广告的跑过来对一名城管说:“哥,我的广告发完了,把车里的拿出来,我再去发吧!那名城管居然笑眯眯地从城管车里拿出一摞交给他(这名城管可能未见到我之前的较真,或者未注意到我,或者注意到我也未将我放在眼里)。敢情就是一伙的,什么执法!若有人像我这样较真了,城管就会替他们保管一下“小广告”;我相信,所谓的投诉查处,一定也是前脚进,后脚出,给举报人演一下戏而已。

再来看看正规公司是如何被挤出市场的吧。拿新京报记者调查的北京金航程国际旅行社有限公司为例,他的前身为北京金航程旅行社有限公司因为被冒名于今年4月更为现名了。但过去的名称被“黑旅行社”一直沿用下来;“黑旅行社”甚至敢到他们公司门口以他们公司名义揽客,估计同我一样,向有关部门反映了也没有人管,还惹一身骚,也就无奈了。正规公司再不敢做北京一日游”项目了,因为人家黑旅行社是打一枪换一个地方,而正规公司却是“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游客又分不太清真假李逵——李鬼做的坏事,顾客不满意了,账都记在李逵身上,投诉的也是李逵,你想,李逵哪受得了?只好干脆不做该项目,如此这般,关于该项目所发生的一切坏事,想赖,也难赖在自己身上了,因为自己完全不做了嘛!从他们更改后的名称可以看出,他们主要做国际国内长线旅游项目了。哎,“北京一日游”市场,劣币就这样驱逐了良币!

说什么现在有《旅游法》了,对黑旅行社的行为处罚有依据了,可笑。有法不执行,再多的法有什么用!难道过去没有法吗?那些“黑旅行社”虚构单位名称,虚构旅游线路,骗取游客钱财,累计起来,若用诈骗罪打击,此等特别巨大的数额,都可以让主犯判无期了;他们伪造“北京市公证处”的印章,以伪造事业单位印章罪也同样可以让那些人蹲监狱;仅仅未办工商执照一项,工商部门就能罚死他们。

所以说,非不能也,是不为也,政府有关部门的渎职,才是“黑旅行社”现象如此猖獗的最根本原因!有人说,从事“黑旅行社”的,也不是一般人;即使过去是一般人,和有关管理人员称兄道弟这些年,也成了不一般的人了。你还指望谁去管?他们都成了利益共同体了!

对于新京报记者的投诉,北京市旅游委的工作人员记录下了记者所提供的车牌号码和违规情况,称“一般情况下,70天我们会给你答复。”70天给你答复?莫不是要让你有足够的时间将其忘却吧!这还是一般情况下,若70天后也不想给你答复,用一句“你投诉的不是一般情况”即可打发了。我希望,我们的主管部门拿出点解决问题的诚意来,我们承认,现在北京的“黑一日游”点多面广,他们在合同、旅行社信息方面都存在造假,取证难,再加上涉及的数额小,少的几十元,多的几百元,消费者维权积极性不高等影响查处的难度;但这种局面不正是你们长期的不作为造成的吗?

再说,北京市政府不是成立了“一日游市场治理整顿领导小组”吗?你们的成员包括旅游、公安、工商、交通、城管等职能部门,你们能不能也像记者一样,旅游、公安、工商人员一起随大巴走一趟,什么证据都齐全了,查处又有何难?!按现在的《旅游法》规定,查不清违法所得的,最高可处罚10万元;查得清违法所得超过10万元的,最高可处违法所得5倍的罚款;对有关责任人员个人,还可处2万元以下罚款,我看谁经得起这样罚下去!关键是,你们自己官僚主义,只坐在办公室里执法,加上权钱交易,或在查处中权钱勾兑了等因素,不愿意去执法罢了。

说严重点,你们这样蹲着茅坑不拉屎,导致市场泛滥成灾,那要你们何用?请你们把位置让出来吧,让给那些能管理这个市场的人,别在那里继续祸国殃民了。

 


  评论这张
 
阅读(15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