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昌松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北京市慕公律师事务所主任。曾当10年军医,做过8年法官,现又有近10年律师经历。当过《中国律师》杂志特约撰稿人,做过《解放军生活》等杂志的专栏作者,爱写点法治时评,在法制日报、新京报、南方周末等报刊发表法治时评文章数百余篇。

网易考拉推荐

厘清“公交一卡通”押金中的每笔糊涂账  

2013-07-14 11:16:1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厘清“公交一卡通”押金中的每笔糊涂账

新京报 2013/7/14  有删节  文/刘昌松  

北京市律协保险专业委员会委员、律师杨成煜称,根据公开材料计算,北京市政交通一卡通的押金每年可获2800万的高额利息,因此,他于近日向北京市政府办公厅、北京市政交通一卡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一卡通公司”)9部门寄出快递,建议用这笔钱购买公众责任险,为公众在搭乘公共交通时增添安全保障。(713《新京报》)

这是继北京市政协委员石向阳关于公开一卡通押金使用情况六次提案无果,去年3月北京市民刘巍要求公开“公交一卡通”的IC卡成本明细包括巨额押金利息去向无疾而终之后,又由北京法律专业人士针对“公交一卡通”巨额押金利息发起的一次积极行动。不过是在公布去向不成后另辟蹊径,为一卡通巨额押金利息提供了一种使用建议。

北京“公交一卡通”的发卡量已达4000万张,超过了北京市常住人口和流动人口的总和——一人一卡后还余千万张,属于典型的涉公共利益的消费服务事项。因此,公众对“公交一卡通”的成本构成、收取押金数额的合理性、退卡时退还押金的管理、押金利息的归属等诸多方面,就不能是一卡通公司内部的事情,而应逐一厘清这些事项的法律关系,而不能使之成为一笔笔糊涂账。

首先,《政府信息公开条例》明确规定,公共交通等与人民群众利益密切相关的公共企业单位,在提供社会公共服务过程中制作、获取的信息,应当参照条例予以公开。因此,分别公开采购成本、制卡成本、发行成本、退卡成本等构成内容,即是法律的要求,也是收取押金数额、卡损坏时收取相关赔偿费用的依据,这笔账不应糊涂。

 其二,《北京市市政交通一卡通卡发行使用办法》规定,申办人申办时须交纳每卡20元的卡押金。既然《办法》将一卡通公司收取该20元的性质确定为押金,那么,无论该笔财产数额大小,都应是持卡人的财产,一卡通公司收取它,除用作IC卡损坏时赔偿担保外,从法律上讲,这笔押金产生的利息,就应属于持卡人所有,一卡通公司对该笔利息只有管理的义务,而没有直接支配的权利;无论是否退卡,都应定期将利息返还给当事人才是(现在电子返还利息又没有技术障碍)。如此这般按法律性质本身来处理,所谓追问押金利息的用途去向,提押金利息的使用建议,属于本来就不应存在的法律问题。

当然,《办法》在使用“押金”的同时,又使用了“成本费”的概念,且两者都为20元,从而造成了概念的混乱。例如它规定,人为损坏的卡片办理退换时,退还押金,收取20元成本费,原卡收回;质量原因造成的坏卡,退还押金,免收20元成本费。因此,造成现在这种法律关系混乱的局面,《办法》本身有相当的责任。

其三,市政公交一卡通官网显示,目前全市拥有一卡通充值网点613个,分布在地铁站、公交站、超市等处;退卡点却只有59处,不到总网点的10%;而且,如果卡内余额超过100元,还只能到西单民族文化宫处唯一网点办理退卡。——这被公众指责为“收钱容易退钱难”,确实名副其实。不仅如此,调查还发现退换坏卡还需要往返两次网点、排两次队,中间间隔7个工作日才能拿到卡内余额——现在又不再实行实名制办卡了,“像办卡一样轻松退卡”在技术上没有任何难处,一卡通公司人为地设置这些障碍,更有变相侵占公民财产之嫌。

        总之,解决“公交一卡通”存在的种种问题,需要一卡通公司拿出诚意来,更需要相关主管部门切实履行好监管职责。

 

  评论这张
 
阅读(118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