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昌松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北京市慕公律师事务所主任。曾当10年军医,做过8年法官,现又有近10年律师经历。当过《中国律师》杂志特约撰稿人,做过《解放军生活》等杂志的专栏作者,爱写点法治时评,在法制日报、新京报、南方周末等报刊发表法治时评文章数百余篇。

网易考拉推荐

贺卫方:即使脱离王书金案聂树斌案也应重审   

2013-06-25 16:50:3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即使脱离王书金案聂树斌案也应重审

(文/江田/凤凰资讯网/2013/6/25)

  6月25日9时,王书金案二审开庭。此案被告王书金落网后,主动供述自己为18年前聂树斌奸杀案元凶。而早在1995年,聂树斌已因奸杀罪被枪决。凤凰网连线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贺卫方解读聂树斌案重审难题。贺卫方认为,聂树斌案本身有很多疑点,即使脱离王书金案也应重审,但权力博弈与责任机制失调,令错案重审难上加难。

  王书金主动要求定罪,检方千方百计辩护,史无前例!

    凤凰网资讯:一审中,王书金主动供认自己为聂案元凶,但检方认为与指控无关,不予起诉;二审中,检方认为,王书金的上诉理由不成立,王书金的供述与石家庄西郊强奸杀人案的实际情况在关键情节上存在重大差异。如何看待这一现象?

  贺卫方:这样的案件足以令世界震惊,本来,检察院是追诉犯罪的,被告往往是逃避追究的。王书金案的奇怪之处在于,被告人在法庭上费尽心力主动要求追究他未被追究的罪行,检察官的目标却是千方百计地证明那不是被告人所犯之罪。于是,律师跟检察官的角色乾坤大腾挪。这样的审判真是难得一见。

  这个案件明显存在人为切割的痕迹,而这种切割完全不符合法律规定。王书金自己明确供述在玉米地里犯了罪,时间、地点、人物、情节,都符合聂树斌原始现场的一些勘察记录,这样的情况检察机关不去追诉,是非常奇怪的。

  王书金在司法机关放弃追究其一起犯罪的情况下,又提起上诉,不依不饶地要求追究,让权势力图掩饰重大冤狱的企图无从得逞,我认为是重大立功。

    凤凰网资讯:聂树斌案审理过程中是否存在问题?

  贺卫方:我们在外边看不到实际的证据,按照所谓的公安机关自己写的报道内容,聂树斌案的审理过程,是一种封闭的、通过刑讯逼供获取口供的过程,当年审理过程中,律师是否能够有效参与,法庭是否对举证进行严格调查,通过仔细梳理当时的卷宗可能会有一些发现。我也希望,当年聂树斌案的被告律师和受害人代理律师能够公开这些细节。

  但我要强调的是,聂树斌并不是一个特殊的个案。其实这样的情况非常非常的多,我想聂树斌不过是冰山一角。实际上判处死刑立即执行的案件可能会占相当高的比例,而最后改成死缓的案件比重反而没有那么大。偶尔我们也会在私下听某些司法界的朋友说,被判死刑立即执行最后又证明有冤屈的,其实比例并不少。

  聂树斌案本身有很多疑点,即使脱离王书金案也应重审

    凤凰网资讯:二审若维持王书金死刑判决,是否意味着聂案重审唯一证据也将灭失?是否意味着聂案永无翻案可能?

  贺卫方: 依照中国的司法程序,法院发现本级或下级法院在判决中有错误,是可以纠正的,从法理角度说,永远存在纠正错判的可能,没有任何时间限制。

  如果河北省高级法院维持对王书金的一审原判,现在还剩下另外一个机制,就是最高法院复核。从河北省高院这次公开审理来看,虽然还没有得到证实,但我觉得目前已不是河北省在单独判这个案件,最高法院肯定会派人到现场,对案件的审理进行督察。

  但实际上,最高法院的地位并不比河北省高院要高,这很有可能导致最高法院也很难跨过河北政法委,无法直接对下级法院案件指令重审。而让犯错误的人来调查自己,纠正自己的错误,可能也会是很大的问题。

  王书金案最终有一个判决结果,可能并不会拖延很长时间。但案件部分情节又和聂树斌案有最紧密的关联,所以我认为,未来很长时间中,聂树斌案的重审还会有一个博弈的过程。

    凤凰网资讯:有声音认为,因为有聂树斌案已过去16年,关键证据已灭失,惟一能够证明聂无辜的只有王书金的口供。孤证不立,要宣布聂无罪,还缺少其他证据的支持。脱离王书金案,聂树斌翻案还有哪些法理支持?

  贺卫方:所谓孤证不立,有一个前提,就是孤证没有特别大的证明力。但如果说王书金被捕前并没有从公安部门获取相关信息,也不知道有聂树斌案,而他在被羁押后,主动向公安机关供述,并且到现场去进行了非常严谨的指认,我认为这样的证据就足以证明聂树斌案是一起具有重大冤案色彩的案件。

  虽然说这并不能直接证明聂树斌本身是无辜的,但可以证明聂树斌可能是无辜的,在这样的情况下,聂树斌案实际应该定为疑案。根据疑案从无原则,案件有巨大怀疑的不能判决被告人有罪,聂树斌案自然应该被宣布无罪的。

  此外,即使脱离王书金的案件,聂树斌案重审也应得到法理上的支持。在聂树斌案审理过程中,存在很多举证上的疑点,均不能直接证明聂树斌有罪,同样是疑案。

  但聂树斌已经被执行死刑,在聂树斌案审理和举证过程中存在的很多矛盾,可能永远无法说明。

  权力博弈与责任机制失调,令错案重审难上加难

    凤凰网资讯:错案平反之前也有过,比如佘祥林、赵作海,还有张辉、张高平,为什么聂树斌这个案件纠错就如此艰难?现在有一种观点说,认为就是说,聂案中这个受害人和被告人就已经死亡很长时间了,所以这个和之前纠错不一样,如何看待这一观点。

  贺卫方:虽然在法理上不严谨,但是情理上成立,如果一个案件没有判处死刑立即执行,被告人还没有死,案件的纠正就要容易一些。无论是佘祥林还是赵作海,情况都是如此。其实按照他们两个案件的案情,当年理应判处死刑和立即执行的,但是最后法院居然判成死缓,或者无期,这意味着其实在审理时,就存在很大疑问。

  相对来说,被告人没有死,难度要小得多。

  但是如果人已经死了,没有任何一方面是没有严重问题的,这就涉及到追究一干人等的责任,涉及到错判致死如何进行国家赔偿等问题,这就使得错案纠正异常困难。

  而且一些人,可能当年主持过办案,现在已经身居要职,追究责任就会有很大阻力,所以我认为法律上是一回事,情理上可能是另外一回事。

  此外,聂树斌案的重审,除了因为被告已经被执行死刑,导致难以纠正以外,我觉得也与河北省委、政法委在过去八年时间里的所作所为可能有密切关系,可能和最高法院的长期不作为有密切关系。司法机关原来说一个月向公众交代情况,到现在已经拖延了八年时间,早已经成为一个笑柄。现在我们在外部看不见,也看不清楚一些非常曲折复杂的关系。但这背后各种各样微妙的权力避让关系,利益纠葛,值得好好挖掘。

    凤凰网资讯:聂树斌案重审存在哪些难点?

  贺卫方:除权力博弈的因素外,我认为,聂树斌案重审难开,也跟原始的决策机制有关系。虽然法院判处死刑的也有明确的责任机制,虽然死刑判决书里写明了主持法庭审理的法官的名字,但实际上大家都知道那个法官并没有真正的权力决定这个案件的结果。但是谁来决定?谁又都不清楚。所以这导致中国司法最荒唐的一种情况是,没有一种真正的责任追究的可能性,这是案件纠错更加困难的一个原因。

    凤凰网资讯:怎样才能保证冤假错案尽可能减少?

  贺卫方:责任的清晰才能有权力的清晰。评审的法官若有完整的评审权利,也必须承担完整的责任。这样才会让他们知道,如果案件判决出现错误,责任是无可推诿的。我认为这是最切实有效的减少冤假错案的一种途径。

  尽管没有哪个国家的司法制度能够完全避免冤假错案,如果有责任机制的约束,在发现对案件产生怀疑时,法院才会主动调查它,如果发现错误才会主动纠正它,而这样才最有助于提升司法公信力。

  冤假错案尽管法官不承担主要责任,但是作为一个法官没有尽到自己最大努力去检讨错误发生的话,法官也不是没有责任,但是板子只打到法官的屁股上,那当然是非常荒唐的。但是关键在于你现在追究别的也追究不了,都不知道能追究谁。

 

 

  评论这张
 
阅读(6348)| 评论(2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