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昌松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北京市慕公律师事务所主任。曾当10年军医,做过8年法官,现又有近10年律师经历。当过《中国律师》杂志特约撰稿人,做过《解放军生活》等杂志的专栏作者,爱写点法治时评,在法制日报、新京报、南方周末等报刊发表法治时评文章数百余篇。

网易考拉推荐

朱令铊中毒案:真的就这样“结案”了吗?  

2013-05-10 01:15:3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朱令铊中毒案:真的就这样“结案”了吗?

北京警方近日回应了备受社会关注的清华大学学生朱令铊中毒案。回应中称,朱令案办案依法公正,未受干扰。这起案件未能侦破,是因为未获取认定犯罪嫌疑人的直接证据。对于案件未能侦破,警方表示“深感遗憾”。希望公众能够理性客观看待,尊重侦查工作规律,理解支持公安机关依法办案。对此通告,朱令父亲吴承之表示,仍希望案情得以公开。

 

朱令铊中毒案:真的就这样“结案”了吗? - 刘昌松 - 刘昌松的博客

一、警方的提法意味着本案很难侦破,但不意味着本案已经结案

能够确定的是,北京警方确实排除了朱令服毒自杀和误食铊盐的可能性,并于1995年对本案以“故意杀人(未遂)”的案由予以刑事立案,并成立了刑事专案组。对于已经正式立案侦查的刑事案件,结案的法定用语应是“侦查终结”。我注意到,北京警方的官方微博和其官方网站,并没有对本案使用“侦查终结”一词,也没有使用“结案”一语。

准确的说,本案是一起没有侦破的“悬案”,只要一天没有侦破,案就一直会悬着,不存在强行“结案”一说。但北京警方透露的讯息,给人印象确实为,本案的专案组因无所作为可能早已解散,本案破案的希望越来越渺茫,完全有可能会一直“悬”下去。但既然没有“结案”,万一哪天一出现新线索,哪怕是蛛丝马迹,也必须继续侦查下去,直到抓住元凶,严惩元凶,这里没有任何法律障碍。

根据《刑事诉讼法》的规定,侦查终结(结案)的案件有这样几种归宿:

一是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这是指案件的犯罪事实已经查清、证据确实充分、犯罪嫌疑人查获在案的情形。

二是撤销案件。这是指在侦查过程中,发现不应对犯罪嫌疑人追究刑事责任的情形。例如未达到刑事法定年龄,因行为时处于精神病发作状态,不具有刑事责任能力,等等。

三是作其他处理。这是指在侦查中发现不成立犯罪,只成立行政违法,只能作行政处理。

可见,这三种“结案”情形都以查获犯罪嫌疑人是谁为前提。而本案连犯罪嫌疑人是谁的问题都没有解决,根本还没有“破案”,离侦查终结还远着呢。

根据《刑法》相关规定,已经立案侦查的刑事案件,不再受追诉期限的限制。所谓追诉期限,是指从犯罪行为发生到被发现时,如果已经超过了一定年限(追诉时效最长20年),则不再追诉。但朱令案在案发两个月后即已立案侦查,属于疑犯无法确定,案件难以侦破的刑事案件,对于这类案件,并不受追诉时效的限制。

二、“结案”一说从何而来

本案给人一种已经结案的印象,可能来自两个方面的信息。

一是有关新闻报道的用语容易给人“本案已经结案”的印象。例如,58新华社通稿称,“碍于证据灭失等客观因素,此案最终无法侦破”——既然本案到此已经是“最终”了,当然已经结案了。

二是据称公安部给全国政协的复函中透露本案结案的讯息。网络上还流传着公安部《关于政协十届五次会议XXX委员来信反映问题调查情况的复函》(公办查[2007]040014号文,以下简称《复函》)的图片和相关内容介绍。《复函》内容的确是关于朱令案的,相关网文介绍《复函》时称,“公安部在给政协委员复函中称,此案结办情况逐级上报,1998825,市局文保处结办此案,并妥善答复了当事人家属。”

朱令铊中毒案:真的就这样“结案”了吗? - 刘昌松 - 刘昌松的博客

若公安部的文件中确有“结办此案”的用语,那此案“已经结案”的说法确实确有依据,但《复函》的图片只有一页,并无“结办此案”的相关内容。在“有图像有真相”的网络媒体时代,若真有此内容,应当同时晒出页面才是,但很遗憾,我没有见到,因此不敢贸然认同这一说法。

三、该案不破确让人恐惧,但命案(含准命案)必破的观念并不科学

朱令案不破的确让人恐惧:该案发生于让人倍感亲切、温馨的大学校园;发生在著名的学府清华大学;作案人极有可能是不太设防的大学同学;作案人居然于1994年底和1995年初两度向朱令投毒;而这么恶毒的杀人行为,侦破水平相对较高的北京警方居然查不出他,法律更是奈何不了他!

刑事案件的发案率有一个规律:某类案件发一起破一起,潜在的案犯顿会收敛起来,这类案件的发案率定会直线下降;相反,某类案件的迟迟破不了案,甚至19年都破不了案,再发生的机率就会升起来。

现在,在中国最大的城市上海,在同样著名的高等学府复旦大学,又发生了用剧毒物质铊来毒杀同窗同学黄洋的事件。是否可以这样来设想,如果朱令案即时告破了,罪犯受到了应有的严惩,黄洋案是否就有可能避免呢?我认为,是有这种可能的!

但朱令案难破有它的客观原因:投毒案本来就是最难破获的案件之一,因为投毒人都是秘密进行的,没有目击证人;加之从朱令出现中毒症状到公安机关接报案件,时间已近半年,相关场所又没有监控设施,犯罪痕迹物证早已灭失。而这次黄洋案之所以能够及时告破,恰恰正是发现得比较及时,物证都还存在。

必须指出,命案必破的观念并不科学,甚至很可怕。侦查水平很高的美国,命案侦破率只有63%,加拿大为78%。我国全部8类命案的破案率确实高达89.6%,处于世界领先水平,但别忘了,浙江“叔侄冤案”和平顶山李怀亮“死刑保证书案”之类也一定统计在里面了——正是命案必破的压力,逼着警方去刑讯逼供,去想出“狱侦耳目”等“绝招”,去制造冤假错案,因而,命案必破的观念是很不科学的。

四、本案的实质是,警方的公信力已到了低谷;无论他说什么,公众都持怀疑态度

其实,警方为朱令案确实做了大量工作。从1995年5月5日,清华大学保卫部报案,北京警方即迅速开展工作,认定有投毒犯罪事实发生后,依法立案侦查,组成专案组。专案组深入调查走访了130余名相关人员,并对北京市经营、使用铊盐的全部100余家单位开展工作。

朱令的家人申请案件信息公开,警方不说明不公开的具体理由,却以“法律、法规及相关规定不予公开的其他情形”为由,驳回了公开信息的申请,这就加剧了当事人和公众对警方的不信任。

朱令铊中毒案:真的就这样“结案”了吗? - 刘昌松 - 刘昌松的博客

我个人认为,朱令案已成公共事件,相关办案的进展情况应当及时公布,以满足公众的知情权需求(警方现披露此案进入死结,也是一种披露);但该案是一起刑事案件,尚处于侦查阶段,案件侦办细节应属于国家秘密范畴,不应公开;真若公开了,对于将来侦破该案,有可能造成极大的被动,这是违背刑事案件侦查规律的,但警方以上述理由搪塞,显然是不妥的。

再者,受到8小时传唤,临时当了一把犯罪嫌疑人的孙维,其祖父曾任第五至七届全国政协常委,其堂伯父曾任北京市副市长、全国政协副主席等要职,这种官二代、官三代的背景,也加剧了公众的这种不信任。虽然警方一再声称,本案专案组始终坚持依法公正办案,未受到任何干扰,但公众就是不信。

这是因为公众见到选择性执法的事件太多了。拿平顶山李怀亮“死刑保证书案”为例,该案只有屈打成招的口供,照样抓人了;抓了之后,关了12年都不敢放人。换位想一想,如果李怀亮的至亲曾在全国政协担任要职,他会为一起普通的人命案遭到刑讯逼供吗?他是否也会经过8小时传唤后,即没有了下文呢!

 

  评论这张
 
阅读(384)|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