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昌松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北京市慕公律师事务所主任。曾当10年军医,做过8年法官,现又有近10年律师经历。当过《中国律师》杂志特约撰稿人,做过《解放军生活》等杂志的专栏作者,爱写点法治时评,在法制日报、新京报、南方周末等报刊发表法治时评文章数百余篇。

网易考拉推荐

上海的政府,居然还在这样玩强拆  

2013-12-13 22:39:2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海的政府,居然还在这样玩强拆


日,上海市长宁法院开庭审理了一起由强拆引发的行政赔偿案件,被称为“有史以来最贵民告官案”原告“上海奇石盆景博物馆”请求确认被告上海市闵行区政府的暴力强拆行为违法,还请求判令被告赔偿藏品、财物损失2.1亿元,支付博物馆重建费等0.78亿元,共索赔2.89亿元。(12月12日《新京报》

随着《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生效实施,行政强拆被摒弃,取而代之的是司法强拆。完整意义的司法强拆,包括由法院作出“强拆裁决”并由法院组织“强拆执行”,狭义的司法强拆仅指强拆裁决由法院作出,强拆执行仍由政府主导。本案中的强拆应属于后者由于行政强拆已被摒弃,故法律上无具体的程序规范,我们参照《民事诉讼法》的相关规定来评判一下闵行区政府在这次强拆行为的作为。

依《民事诉讼法》第250条第2款规定,强制执行应由执行员进行,被执行人方在场(若拒绝到场不影响执行)、被执行人单位或基层组织派员作为见证人参与,执行员全程记入笔录(最核心的应是反映出对执行场所内的全部财物进行清点,制作清单),各方确认。这是避免日后纠纷的重要程序保障。

本案中,原告律师称当时“直接将刘光嘉蒙头架上一辆面包车,刘妻、保姆及几名花匠,都被带走”,如果该说法属实,当事人或家属在场之关键一项即彻底落空。这是其一。报道未提这次强拆有否全程记录,若仅靠公证视频来证明强拆全过程,而以刘家的博物馆的5个展览馆有数以万计的藏品而言,现提供给法庭的视频却只有10多分钟,恐怕怎么也说不过去,依常识至少也应有十来个小时视频这是其二。公证视频中录下了“这些东西我都要。”“好一点的镯头(手镯)有吗?”“这里有玉器之类的东西,可以拿吗?”之类的声音,虽有调侃成份,却也难保真有人动心。这是其三。虽有公证人员参与(一般为两名),诺大的博物馆,到处都在搬运藏品,根本公证不过来(如果采取现场封装,公证员在封口处加盖公章也还科学)。这是其四。搬迁的主要实施人员竟然是开发商的员工。这是其五。总之,这样的政府强拆过程,离公正的强制执行程序相差甚远,简直就是在制造纠纷。

《民事诉讼法》第250条第3款进一步规定:“强制迁出房屋被搬出的财物,由人民法院派人运至指定处所,交给被执行人;被执行人是公民的,可以交给他的成年家属;因拒绝接受造成的财产损失,由被执行人承担。”而闵行区政府的代理律师称,被搬迁物品的保管和移交责任主体是啸宇公司,啸宇公司曾多次通知原告核实并领取,但原告置之不理可见,政府将自己职责交由开发商代劳,其失职至为明显。

我认为,即使闵行区政府拿到了法院“准予强制执行”的裁定书,由自己组织强拆,也应由政府派人在场主导,请无利害关系人第三方(而绝不能是开发商)来进行搬运,由政府(绝不能是开发商)将财物运到指定处所与当事人交接,方能避免纠纷的产生。

    本案中这种虽有司法裁决在先,但仍由房地产商参与唱主角的政府强拆,同传统的被广为诟病的行政强拆,并没有实质区别,产生纠纷实属必然

  评论这张
 
阅读(423)|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