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昌松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北京市慕公律师事务所主任。曾当10年军医,做过8年法官,现又有近10年律师经历。当过《中国律师》杂志特约撰稿人,做过《解放军生活》等杂志的专栏作者,爱写点法治时评,在法制日报、新京报、南方周末等报刊发表法治时评文章数百余篇。

网易考拉推荐

“信访不再排名”虽抓住了问题关键但远不够  

2013-11-11 21:01:0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信访不再排名虽抓住了问题关键但远不够

 

中国信访制度正在进行重大变革。权威部门透露,国家对各省市不再搞全国范围的信访排名、通报取而代之的将是中央与地方、上级与下级之间的“点对点”通报制度,并通过信访约谈制度对地方工作进行监督。中央有关部门的新思路是,“把矛盾化解在基层,把问题解决在当地”;并把矛盾化解前置,避免更多的矛盾涌入信访。可以说,一场以取消信访排名为标志的信访改革,正在悄然推进。其影响程度丝毫不亚于劳教制度的废除。1111日《新京报》

劳教制度与信访中的“截访”,这些年成了一对名副其实的“难兄难弟”,劳教成了打压信访者最有力的工具,从而导致了劳教措施被严重滥用,公民信访权受到严重侵犯,“劳教”和“截访”饱受了社会各界的诟病和指责。这一对难兄难弟关系的形成,信访排名制度起了关键作用。现在,中央欲废除“信访排名”,可以说打蛇打到了七寸。

下面对信访排名做法产生的制度背景,所衍生的社会问题,以及废除排名需配套解决的问题,谈谈自己的粗浅看法。

一、信访排名制度产生的背景

2005年国务院《信访条例》出台。条例规定,各级政府应当建立健全信访工作责任制,对信访工作中的失职、渎职行为,追究有关责任人员的责任,并在一定范围内予以通报。

《条例》规定“在一定范围内予以通报”,最终以信访排名的形式表现了出来国家信访每月对各省(市、区)“非正常上访人”次数进行排名。上行下效,各省市信访局又对各地市的信访人数进行排名,地市信访局又对至县乡镇的信访人数进行排名

二、信访排名制度带来的一系列社会问题

很快,信访排名便成了当地党政干部政绩考核的主要指标与党政领导的升迁直接挂如此一来,当地党政领导即使其他工作做得再好,如果信访排名靠前,也会遭到“一票否决”。在这种背景下,不惜一切代价阻止公民上访,一定会成为当地党政领导的第一要务。于是,许多社会问题就衍生出来了。

一是衍生了雇佣“黑保安”,设置“黑监狱”的现象。许多访民都是有重大冤情在当地得不到解决才进京上访的,截访一定会遭到他们巨大的反抗。于是,地方政府便想到了雇佣“黑保安”协助截访;不良商人则从这里看到了巨大商机,设起了“黑监狱”,专门用来关押看守上访人员。最典型的就是北京“安元鼎黑监狱”事件。在那里,甚至发生了”黑保安“强奸访民的恶劣事件。

二是产生了一大批专门的截访人员,让国家承担了巨额的“维稳”经费。截访人员靠截访为生,截访任务越重,收入越丰厚;相反,若无访了,他们反而空落落的,收入也会骤减。因此,一些参与这项“工作”时间较长的截访人悟出了“经验,一边截访一边还悄悄地动员某些访民继续上访。据说是这样谈心动员的——“中国就是这样,闹夜的孩子有奶吃,去上访还能解决一些问题,不上访就什么也得不到;上访是你们的权利,截访是我们的任务,我们相互理解吧!私下地说,你们又该去上访,该提醒提醒他们了,只是不要说是我让你去的就行”(当然,他们这样做,使得其他访民的一些正当需求,更难得到满足)。

如此维稳的机制,导致了国家财产遭受重大损失。例如的唐慧上访案,湖南基层政府六七年来花在唐慧一个人身上的公共财政达百万元。而全国而言,每年的花销数以千亿计,据国防大学政委刘亚洲透露,我国的维稳经费已超过了我国每年的国防预算(我国2012国防预算为6703亿元

三是伴生了大量访民不当被拘留、被劳教。尤其是对上访人员的劳教,动辄剥夺其一年或数年的人身自由,因得到当地党政主要领导的默许甚至纵容,根本没有适用程序和适用条件的保障,这使得旧的上访问题未解决,解教后又增加了一个新的上访理由。上访往往成了上记人员终身的“事业”。

三、信访改革应同司法改革同步进行,并应更加彻底一些

个人认为,劳教制度本身由于存在违宪性问题,现在完全停用是正确的,最好彻底废除,或者通过国家立法,将其改造为由中立的法院进行裁决的保安处分制度,消除其本身的违宪违法性。而信访制度本身的合法性不存在问题,只是执行上出了大的故障,并承受了其不能承受之重。

《信访条例》本来就规定,对依法应当通过诉讼、仲裁、行政复议等法定途径解决的投诉请求,信访人应当依照有关法律、行政法规规定的程序向有关机关提出。而现在信访中大量的诉求,本是诉讼、仲裁、行政复议应解决的问题,但那些解决纠纷的机制都有严重故障,当事人才涌向信访之路。因此,信访制度改革,必须同司法体制改革同步进行,让公正的司法救济成为公众信赖的纠纷解决途径,信访旱过大的问题才能得到解放。

国家对各省市不再搞全国范围的信访排名、通报,只能解决“进京截访”带来的一系列问题,但如果不将“信访不再排名”的做法推广到省、市、县,那么,“进京截访”就会被“进省截访”、“进市截访”所代替,也没有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中央有关部门所谓的新思路“把矛盾化解在基层,把问题解决在当地”,我认为谈不上什么改革。因为《信访条例》本来就规定,坚持属地管理、分级负责,谁主管、谁负责,依法、及时、就地解决问题与疏导教育相结合的原则。所谓新思路,其实只是落实《信访条例》本身的规定而已。

强调“把矛盾化解前置,避免更多的矛盾涌入信访”,我认为这才是治本之道,值得赞赏。许多信访的问题,大量的指向我们一些基层政府的工作失职,例如地方政府片面追求“土地生财”,违法违规征用农民土地,拆迁补偿标准过低,甚至采用粗暴手段野蛮拆迁,即滋生了大量信访案件。还有一些地方在招商引资中,过度迁就开发商的利益,与民争利,造成村民上访不断,甚至发生了规模性群体事件,例如乌坎事件

期待国家理顺各种关系,真正落实“执政为民、司法为民”的社会主义法治理念,努力改善民生和保障民生;出现了问题,充分尊重纠纷解决规律,司法的归司法,信访的归信访,用法治的观念和措施来解决改革与发展中的问题。

  评论这张
 
阅读(23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