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昌松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北京市慕公律师事务所主任。曾当10年军医,做过8年法官,现又有近10年律师经历。当过《中国律师》杂志特约撰稿人,做过《解放军生活》等杂志的专栏作者,爱写点法治时评,在法制日报、新京报、南方周末等报刊发表法治时评文章数百余篇。

网易考拉推荐

法官“眼花”错判案,再审纠正有遗憾  

2012-04-24 12:55:2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法官“眼花”错判案,再审纠正有遗憾

    本月23日上午,河南三门峡市陕县法院再审开庭,公开审理“杨新华交通肇事案”。再审改判了原审判决中的三处错误,以交通肇事罪判处原审被告人杨新华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原审中因“眼花”做出错误判决的主审法官水涛,根据河南省高级法院《错案责任终身追究办法(试行)》(以下简称《办法》)的规定,已经移交司法机关查处。这是河南省45日出台《试行办法》以来第一例适用于被该办法被追责的法官。(424日中国之声《央广新闻》)

    这起倍受国人关注的所谓“法官眼花判错案”之案件,再案程序进展得这么快并当庭宣判,对于避免夜长梦多,各种因素又来影响再审判决;对于防止社会上关于本案各种猜忌的发酵,稳定社会秩序;对于贯彻有错必纠正的方针,重塑司法公信力等方面,都有重要的积极意义。但也应当指出,纠错并不彻底,还存在着诸多问题,值得探讨。

    再审认定原审判决有三处错误:一是湖滨区法院出具的公函并不能证实被告人杨新华及其亲属已经赔偿90万元,原判认定却为积极赔偿90万元;二是事故责任认定书明确杨新华负事故的全部责任,原判却表述为主要责任;三是原审认为杨新华具有自首情节,依法可以从轻处罚,却做出减轻处罚的判决。这里的三处错误中,前两处为认定事实错误,后一处为适用法律错误。这些都是正确的,但再审判决对原审程序严重违法方面的检讨,完全没有涉及,令人十分遗憾。

    原审程序违法的错误主要有三点,一是本案中刑事部分及附带引起的民事赔偿部分不应在两个基层法院分别立案,原审发现分案管辖后,应请求河滨区法院将案件移送陕县法院一并审理,以便简化程序,将刑事认定的证据作为民事判决的依据,避免矛盾判决的产生,而原审不但没有这么做,反而从河滨区法院索要来所谓的“赔偿证明”作为刑事判决的依据,这是倒行逆施的程序行为。二是不通知被害方出庭参加诉讼,整体性剥夺了当事人的出庭参诉权,也致使“赔偿证明”等证据,没有经过控辩双方的质证,即作为了定案的根据。三是不向被害方送达判决书,致使其不能在法定时间内(自接受判决书后5日内)向检察院提出抗诉申请。

    这三项中任何一项,都是严重程序违法的行为,也是严重侵犯被害人诉权的行为,任何一项的存在,都可直接导致原审无效,作为启动再审程序纠错的理由。可现在的再审纠错程序,对这些严重程序错误却视而不见,认定上完全缺如。相反,某些严重程序错误的状态还得到了再审的默认,例如该刑事犯罪引起的民事赔偿诉讼还处在河滨区法院的审理过程中,而没有合并过来,河滨区法院大概是作出了中止诉讼的裁定,等刑事判决生效后(本再审为当庭宣判,应在5日内向检察院、被告人、被害人送达判决书,被害人未在5日内向检察院请求抗诉,检察院未在10日内抗诉的,或者被告人未在10日上诉的,本再审判决即生效),再由河滨区法院继续审。可这样做,程序上同样不合法。即使再审法院不想审民事部分且被害方同意,正确的做法也应是先让被害人撤回民事起诉,等刑事判决生效后再行起诉不迟,那才是尊重法律的表现。

    既然纠错就应全面纠错,纠得完全彻底、漂亮一点,把纠错作为法院展示自己高素质形象的一个契机不好吗?为什么对原审事实违法、适用法律违法,都能很好的纠正,而对程序违法却不去指出、不去纠正呢?笔者认为,这正是法院系统长期以来广泛存在的“重实体轻程序”现象在本案中的表现,不仅原审中程序错误未引起法院一定程度的重视(笔者设想,若原审没有那个致命的赔偿认定,即使其他违法全部存在,实体上也判了说得过去的5年或6年有期徒刑,估计就不会纠错了),而且再审中的程序错误也不重视,只要最后实体公正就行了。殊不知,原审若程序上都依法行事,实体错误根本就难以发生(试想,若被害人参与“赔偿证明”的质证,当事法官还有胆量将“赔偿证明”用进原审判决中吗?法官也是被整体不守程序的习惯惯坏了,这次是实实在在地受害了)。西方有位法学家说,看一个国家是否实现了法治,只要看这个国家的法院是否严格遵守程序尤其是刑事诉讼程序即可。这话是很有道理的。西方还有这样的法律谚语:公正不仅要实现,而且要以看得见的方式实现。该谚语也强调程序公正对实体公正的重要保障作用。

    再审虽然没有认定原审中不通知被害方出庭、不向被害方送达判决书的程序错误,但再审时确实通知了被害方出庭,让被害方对事实证据和法律适用包括量刑发表意见,这也是应该肯定的;估计几个天后也一定会向被害方送达判决书。至于管辖程序上的错误,因为涉及几个法院,涉及使程序显明复杂化等问题,再审不想碰这一块,连带地也不碰其他程序问题,大概是害怕公众产生“看到胳膊想到大腿”的联想。

    原审“眼花”判错案的当事法官水涛,被第一个适用《办法》直接移送司法机关处理,而不是由纪委先“双规”一下,调查完了,再移送司法机关,也值得肯定。但这个《试行办法》本身,却是应当受到批判的。该《办法》最吸引眼球的地方在于“终身追究”几个字,正如《新京报》记者在报道中说的:“终身两个字,足以让一些法官惊出冷汗”。而问题就出在“终身”两字上。拿本案中的水涛法官为例,如果被害人没有鬼使神差般地委托律师到法院要一份判决书而导致错案被发现,而是20年后基于另一种偶然的原因,被害方知道了这事提起申诉,水涛法官还应当受到追究吗?依《办法》设立的终身追究制,哪怕水涛法官已经退休,也应当抓回来追究,可依我国现行刑法的规定,则不得再追究。因为就算水涛法官徇私枉法,情节特别严重,依法应在10年以上有期徒刑的最高幅度内判处,那么,依刑法第87条规定,法定最高刑为10年以上有期徒刑的,经过15年后即不再追诉,就不应该再追诉了。

    那么,到底是河南高院的这个《办法》大,还是国家的《刑法》大呢?当然应该是国家的法律大。河南高院连司法解释权都没有,那能制定大于法律的规范性文件?在国家实行依法治国,建设法治国家的进程中,地方法院甚至是最高法院创制这样的违宪违法的《规定》,本身就应该受到严厉谴责的行为,而我们社会还当着宝贝在宣传(新京报今天用了两个版面作深度报道),真是十分可笑。

    水涛涉嫌徇私枉法罪,由检察机关直接立案侦查,正是刑事诉讼法的要求,现在不说是依据刑事诉讼法,却强调是依照《办法》移送的,真是在强化“权大于法”的观念哪。

    通报指出,陕县法院刑庭庭长吕丙林不认真履行监督职责,审核把关不严。根据《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由陕县纪委给予其党内严重警告处分;陕县法院副院长霍建辰作为主管刑事审判工作的领导,审核把关不严,对问题的发生负有领导责任,由陕县纪委给予其党内警告处分。有人认为不应该这样株连,我不同意这种说法。若在“司法独立” 的西方国家,司法独立包括三个层次的独立:审判机关独立于立法机关和行政机关;一个审判机关独立于另一个审判机关;一个法官独立于另一个法官。在那种体制下,每个法官只对自己的行为负责,而不对别人的行为负责,庭长、院长是肯定不应受到株连处理的。在德国,有一个法院院长改动了法官判决中的一个字,即被纪律法庭认定为侵犯了法官独立审判权,被判撤销院长职务。而在我国,实行“法院依法独立行使审判权”,而不是“法官”依法独立行使审判权,我们的院长若把法官的判决书改得一字不剩,可能还是个优秀的院长呢。在这种体制下,院长、庭长承担领导责任是必然的。

    另外,人民检察院是国家的法律监督机关,对于保证法律的正确实施起着至头重要的作用。陕县检察院参与本案的检察官,对于陕县法院刑民分开的管辖错误,对于自己在法庭上对那份诡异的“赔偿证明”质证上的失职,对于判决错误后又不进行抗诉,是否存在渎职的违法和犯罪行为,是否也应当问责?在本案再审过程,我们却未见到任何报道。

  评论这张
 
阅读(36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